12/05/2012 - 07:11

富有韧性的核不扩散机制

人们常常认为"核不扩散条约"(NPT 条约)已经失败、正在失败或者注定失败。这种失败主义态度背后的根本想法是认为该条约是对历史的否定,对人类心理的挑战 -- 广泛的核扩散是人类武器装备日益复杂以及人们对权力载体的盲目崇拜所带来的必然结果。不过,尽管该条约常在奥西拉克、伊朗等核扩散危机中被宣告死亡,它从未真正死去。相反,它挺了过来 -- 并且变得更加强大。

20 世纪 60 年代,中国和法国进行了他们的第一次核武器试验。就在 1970 年NPT条约生效之前的几年,以色列成为了一个拥有核武器的国家。然而,自此之后,核扩散的速度明显放缓。核武国家只再增加了四个,而且其中之一的南非已经宣布放弃核武器并作为非核武器国家加入了该条约。

几十年来,许多国家本可以拥有核武,但多数都选择了克制。比较潜在核武国在加入条约前后决策制定的研究表明,条约批准后核扩散的活动得到了下降。不过,NPT 条约最大的成功在于使核不扩散成为了一个永久的国际关系准则。

诚然,当前核裁军及核不扩散领域的前景不是没有问题的。例如,伊拉克、利比亚和朝鲜试图欺骗条约机制,将来其他国家也可能会这样做。核恐怖主义等威胁阴魂不散,像巴基斯坦这样的核武国家分崩离析的危险也一直存在。

机制的演变. 此外,该条约本身被认为存在许多问题和漏洞。缺乏一个有效的执行机制,有可能滥用双用途燃料循环技术,以及有可能滥用退出权,这些是经常被援引来说明该条约设计存在漏洞的证据。

不过,尽管该条约比较脆弱,但还是取得了惊人的成功,并已发生演变以应对不断变化的威胁。NPT 条约"附加议定书"及"核供应国集团"和"导弹及其技术控制制度"等互补的机制或者针对该条约的固有缺陷,或者扩展了该机制的范围和力度。这些改进提供了充分的理由让人相信核不扩散机制会韧性十足地解决未来遇到的任何挑战。

虽然冷战早已结束,现在却并不是向核扩散投降的时候,相反地,我们现在应更加积极地反对核扩散。许多支撑核不扩散机制的措施已被提出,包括说服签署国批准和执行"附加议定书",加强国际原子能机构在执行专项检查等核查措施方面的力量以及使联合国安理会应对违规的职能更为系统化。

然而,像这样正式的步骤并不能挽救一个声名狼藉的机制,因此维护该机制的信誉是最重要的。这要求我们对所有相关方面持有一视同仁的态度。遗憾的是,核武国家 -- 当它们未能履行对条约的承诺,真诚地进行核裁军的时候 -- 有时似乎急于抛弃或规避核不扩散机制其他方面的内容。它们有选择性地允许核扩散,最近美国和印度之间的核合作协议,俄罗斯和伊朗以及中国和朝鲜之间的关系都可以证明这一点。这种随意的态度所传达的信息,是该条约并非无条件的承诺,而是政治力量的工具。传达这样的信息就助长了核方面的抱负,鼓励了签署国两面下注,并且加强了国家违反国际规范也能逃脱责罚的看法。

横向与纵向. 前国务卿 George Shultz 曾说,核扩散将带来核扩散,他说得很对,伊朗和朝鲜看起来是现在最可能开启这个循环的国家。朝鲜已进行了两次核武器试验,尽管它一直受到技术问题的困扰。对于如果伊朗政治上决定制造核武器,它需要多少时间可以做到的预测各不相同,但无论如何,仅伊朗可拥有核武器这一前景就在中东地区造成了巨大的焦虑。这两个国家可能会引发一连串核扩散,使核武国家的数量翻一番,从而将 NPT 条约推进历史的垃圾筒。有些人认为,如果伊朗走了核道路,土耳其和像沙特阿拉伯这样的国家将不得不探索核这个选项,同样,如果朝鲜展示出可靠的核能力,日本和韩国也可能如此。

尽管这些国家有足够的资金相当迅速地发展核武器,但我相信它们都不会规划这样一条道路。它们都会被对出口的依赖、国家意识形态、西方的倾向或反对军国主义的文化等因素所限制。所以,我认为不会出现横向核扩散。但我认为有纵向扩散的可能性。假设伊朗获得核武器,美国可能被迫作出长期承诺,扩展对其中东盟友的核威慑;朝鲜可能会迫使美国在东亚采取一样的行动。这可能会促使俄罗斯急于防御伊朗或者中国防御朝鲜。在这种情况下,迄今为止在削减核武库方面取得的进展可能被停止,甚至逆转。

不是一种选择. 尽管有这样的威胁,情况还是相当乐观的。奥巴马总统 2009 年有关核武器的布拉格讲话所确立的势头为增强国际核不扩散力度提供了一个机会。通过坚定的外交、对抗违反条约行为的联合行动以及普及核不扩散的明确决心,对条约机制的信心将得到加强。

在核武准备好发射的世界里不可能有真正的和平。宣告核选项绝非选择,是一切政治派别的公民共同的责任;所有关心核不扩散及核裁军的人必须使他们的代表负起责任。

NPT 条约将继续存在吗?这取决于人们选择什么。该条约现在依然存在,状况甚好,而且很可能以后将依旧如此 -- 除非那些关心此条约是否存在的人任之灭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