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24/2013 - 05:29

无用、接受、进展

Maryam Javan Shahraki 和 Selim Can Sazak 就伊朗核计划展开了不小的辩论。它是国际社会就同一问题所进行的辩论的一个缩影,其中有许多问题被提出,却没多少得到解答。在我看来,对伊朗指指点点已是徒劳无益,今后也将继续如此。在继续寻求切实可行的措施以更好执行"核不扩散条约"(NPT)的同时,接受此争议中一些不容置疑的事实,才是更好的做法。

伊朗政府在核计划中投入资源已超过 25 年,并且该计划已成为德黑兰希望在日益全球化的世界中维护国家主权的象征。无论其他国家如何要求,伊朗当下都极不可能放弃其在掌握核燃料循环上所已经做出的努力。而且,尽管外交似乎是解决僵局的正确路径,但是外交在过去已经失败了。外交在现在如何才能成功,这点并不清楚。

德黑兰应该在减轻国际社会对其核计划的关切方面展现出更强烈的意愿。然而,因为伊朗的铀浓缩活动就对其实施严格制裁,这是不合理的,毕竟根据条约它是有权利这么做的。事实上,争议中每一方的直接目标都应该是避免疏远对方。猛烈的制裁会造成严重后果,只会使伊朗的强硬派占上风;德黑兰对保障监督及核查的欺瞒态度只会增加国际怀疑。同时,如果不破除旧的仇恨,伊朗有可能会退出条约,这将使已经很糟的情况进一步恶化。对伊朗伸出友谊之手,是实现条约目标的唯一可行方法。

糟糕的战术。伊朗的核计划吸引的关注比有关 NPT 的其他任何问题都多。但另一个问题 -- 战术核武器 -- 如果没有解决,也一样可能破坏条约机制。

美国拥有约 500 件非战略核武器,其中近 200 件仍部署在 5 个欧洲国家。俄罗斯拥有约 2000 枚非战略核弹头,虽然据说它们都处在存储状态。现在这些武器被认为具有最小的军事价值,但在我们所生活的世界里,拥有核武器被看作是施加区域影响力及获得政治和经济力量的工具。因此,无论其军事价值如何,拥有非战略性武器可以轻易招惹伊朗这样的国家。

俄罗斯和美国政府已对核裁军做出了一定保证,例如《新削减战略核武器条约》(New START),但此条约及其他军备控制协议在减少非战略核武器库存方面什么都没做。这是无法接受的,因为战术核武器极具杀伤力,并且有被恐怖分子获得的风险。此外,美国在欧洲部署战术武器违背了 NPT,此条约禁止向无核武器国家转移核武器。该条约在战术核武器这个问题上保持了沉默,但这种沉默等同于一个极大的漏洞。缺乏对这样一个严重问题的特别关注,在未来几年可能会不利于该条约的生存。

从欧洲撤出战术武器,将把在其领土上拥有核武器的国家数目从 14 个减少至 9 个。这会增加美国及其北约盟国防扩散政策的信誉。因此,消除战术武器是加强该条约的一个非常实用的措施,并将帮助核大国在未来向伊朗这样的国家搭建桥梁。最重要的是,消除战术核武器将是朝着无核武器世界迈出的实实在在的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