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10/2012 - 04:39

急需:更大的国际原子能机构工具组

《核不扩散条约》(NPT)的基本目标相当直截了当:防止核武器扩散;通过国际安全保障来保证和平的核活动不生产核武器;在跟NPT其他规定保持最大一致的前提下,推动和平使用核能;以及最终在核裁军方面取得进展。

然而,执行该条约的规定一直是个重大的挑战——部分是因为国际原子能机构(IAEA)尽管有权在各个加入《保障协定》的国家执行这一协定,却无权执行整个NPT条约。也就是说,该机构并无执行力。无论如何,该机构作为“原子能和平用途”国际促进者的作用,跟其保障功能是一样重要的。

IAEA权威上的限制,尤其是在核安保领域,是核不扩散制度的严重缺陷。例如,该机构不能要求各国建立核安保系统,也没有权力来验证国家内的核材料是否得到适当的实物保护。即使该机构对这些问题的指导,也只有国家提出要求时才能提供,而且,尽管IAEA就这些议题定期出版建议,但遵守这些建议却不是强制性的。它也没有核安保方面的权限要求各国充分保护核材料。

事实上,该机构没有采取行动的权力,若无国家要求该机构进行特定的任务,它甚至没有权利对国家制定有关核材料的实物保护措施作出评论。甚至,保障视察员即使注意到核安保方面的不足之处,也不具有报告这些不足的法律权威。

若重新定义该机构的使命,将其定位成建立核安保的国际中心,方能更可靠地保证相关规定得到遵守。在这种情况下,该机构能制定全面的核安保标准,对缔约国进行强制性的威胁评估,并开展同样是强制性的后续工作。作为这个进程的一部分,还需就核安保标准达成国际协议,规定在保证各方遵守标准时可用的措施。

同时,通过一系列峰会,这个方面也取得了一定进展。2010年,美国总统奥巴马在华盛顿特区召集首次核安全首脑会议,47国领导人参加,会上强调了作出承诺的政府需保持持久的警惕。尽管如此,近年来核扩散威胁的性质已发生巨大变化。自从“9·11”后,非国家行为者获取核武器的威胁已显得更为紧迫,而且,现有的和新的核电站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显得更为脆弱。越来越多的国家——尤以不结盟运动的国家表现最为显著——已对核供应国集团规定的核技术使用限制表示不满,这些限制建立了国际核贸易规则;越来越多的核贸易条件也带来了核武器知识扩散的可能性。

因此,第二次峰会3月在韩国举办,全球50多位领导人出席。该峰会是在福岛第一核电站事故后召开的。会议公报提及了核安全和核安保之间的相互关系,以及放射性物质的安保问题。放射性物质可用于形成放射性物质散布装置。

此次峰会广受关注,使核安全和NPT制度进一步成为全球议程的重点。也许现在可以为更好地执行NPT条约制定急需的规定,特别是考虑到第三次峰会定于2014年在荷兰召开。让修订过的《核材料实物保护公约》生效,将向正确的方向迈出一步;这一2005年修订案将核盗窃和走私定为犯罪,并对储存、运输及核材料、核设施保护作出重要规定。

此外,还应对发展中世界做出防止核扩散的特别努力。包括一些非洲国家在内的发展中国家已被证明是恐怖分子招募的温床,而且非洲各国政府无法有效地监督其边界,已引起人们对非法贩运核材料的关切。为了解决这些问题,国际社会应帮助非洲各国政府实施发展计划,扭转非洲大陆上贫穷和绝望无尽循环这一典型情况。把这些全球性挑战的解决方案和核不扩散援助方面的新方法结合起来,将有助于遏制贩卖核材料的风险——因而通过发展来遏制核扩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