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17/2012 - 07:59

解决方案决不能带来新问题

本次"圆桌讨论"的另外两位参与者Sunday Jonah和Adel M. Ali指出了全球核不扩散机制确实存在的一些不足和异常。然而有人可能对其分析和解决方案的某些方面而意见不同。

Jonah已提出核安保的问题,他认为"9·11"事件后核恐怖主义的威胁增加了。对核设施的威胁当然始终存在,但我相信"9·11"事件后,增加的是人们对核恐怖主义威胁的认识 -- 而非该威胁本身。我反倒认为2001年后核设施的安保得到了加强,而且许多国家都在核电站采取了纵深防御的原则,努力改善了核设施的安保。

联合国安理会也已采取行动,2004年时通过了第1540号决议。该决议要求各成员国就核武器及化学和生物武器建立有效的出口管制、边境管制、法律和执法机制。该决议明确要求强化阻止非国家行为者获取核材料的相关措施。与此同时,国际原子能机构(IAEA)在其成员国就设计基准威胁开展了研究项目和 研讨会 -- 该机构将"设计基准威胁"定义是"潜在的内部和外部或内外勾结等不法分子的属性和特征,他们有可能试图盗窃核材料或对破坏核设施实施,实物保护系统要以此为依据进行设计和评价。"这一问题此前从未得到过如此高度的重视,国际原子能机构的行动将会使未来的核反应堆拥有更大的抗攻击(如"9·11"袭击)能力 -- 过去设计和建造核反应堆安全壳时从未考虑过此类袭击事件。

Jonah建议国际原子能机构扩大管辖范围,从而进行检查来评估《核不扩散条约》(NPT)签署国安保措施。扩大管辖范围难度很大 -- 也将需要大量增加该机构的预算以及扩大技术类工作人员的规模。经验表明,说服各国提高对国际组织的缴纳从来都不是件容易事。

无论如何,国际原子能机构已经意识到,特别是《核不扩散条约》保障协定增加了附加议定书之后,要落实其在实施核保障方面的责任难度很大。有鉴于此,人们必须认识到核不扩散机制并非解决所有问题的灵丹妙药,也不应把该机构的作用扩大到它无法落实其责任的地步(又或者是把该机构变成一个超国家政府)。

另一方面,Ali认为以色列应以无核武器国家的身份加入NPT条约,或者应在中东建立一个无核武器区。人们普遍认为以色列拥有核武库,阿拉伯世界中的许多人都希望以色列放弃其核武库这点可以理解,但问题在于,出于这一目的的建议通常倡导印度和巴基斯坦也作为无核武器国家加入NPT条约。这些建议忽略了一个事实,那就是虽然以色列若核裁军将获得回报 -- 承认其合法存在的权利、获得安全保证 -- 但印度和巴基斯坦却不会得到这样的回报。

事实上,美国总统奥巴马已承诺将促进印度加入全球出口管制制度-- 尤其是核供应国集团,实际上已在2008年授予印度豁免权,就算印度是NPT机制外的核武国家,也可参与全球核贸易。现在一些国家从美国得到提示,都抢着向印度出售核材料和核设备,甚至不惜违反其作为无核武器区签署国的义务。澳大利亚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许多人认为,澳大利亚向印度出售铀的决定违反了其对"拉罗通加条约"的义务。在这种"例外主义"的环境中,商业利益凌驾于核不扩散之上,这既不会鼓励这些NPT机制外的核武国家加入核不扩散机制,也不会促进该机制的公平落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