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17/2013 - 06:05

核机密:最后的保护伞

说实话,当《原子科学家公报》邀请我和发展中国家的几位同行一同探讨核新闻这一主题时,我有些犹豫。毕竟俄罗斯是苏联解体后最主要的国家,而冷战时期的苏联在核领域同美国是并驾齐驱的。如今的俄罗斯拥有庞大的武器库、先进的核电产业(不仅在国内建设电厂,在国外也参与其他国家的电厂建设,尤其是在中、印两国),是核领域的第二强国。因此,我并不敢肯定在发展中国家核问题的探讨上俄罗斯是否是合适的对象。

然而,读了参与讨论的几位同行的第一篇文章后,我惊讶地意识到,作为核新闻记者,我们有着许多同样的困扰。其中最主要的是俄罗斯任何核新闻记者都会面临的保密问题,而这一问题在印度和埃及也同样突出。

我认为和30或50年前相比,真正意义上的核机密已减少了许多。原子弹的设计在大学物理课本里都能轻易找到。俄美之间签署协议后,两国的核武器部署地点与核力量编成不再是天大的秘密。法英由于其民主、透明化的机制,情况也大致类似。而所谓的"国家手段"(太空侦查、间谍活动等)导致其他国家即便是最重要的核机密也无法称其为机密了。如今,真正能称作机密信息的不过是关于武器或武器生产方面极为具体的技术细节,而公众对这些话题并没有多少兴趣。

然而,核问题仍然围着神秘的面纱,这使得官员在安全问题的决策上得以掩盖自身的失职与无能。俄罗斯政府最近宣布计划建造并部署重型液体燃料导弹,用以替代即将退役的SS-18导弹。这一决定是在完全机密的情况下作出的,没有经过讨论,也未曾咨询专家。但人们必然要问,这些导弹将如何生产?前苏联时代,"重型"导弹的设计与生产均在乌克兰完成,俄罗斯从未生产过陆基"重型"液体推进导弹。那么俄罗斯就必须设计、甚至可能需要兴建工厂来生产这些新导弹,总共将耗资数十亿美元。俄罗斯国防工业的几大巨头和战略火箭部队的高级将领们都热衷于生产这些新武器,但却没有人问过,这些导弹是否是维护国家安全所必需的。

弗拉基米尔·普京总统坚称俄罗斯能够通过维持和美国比肩的核弹头数量来确保国家安全,因此他迫切需要这些能够搭载数十枚核弹头的"重型"运载工具。在普京看来,只有相互确保摧毁的数量上的平等才能实现和平稳定。但俄罗斯的战略家又是如何计算核战争可能造成的破坏呢?这也属于高度机密。他们采用的是否是美国国防部长罗伯特·麦克纳马拉于1960年代设定的准则,即将"不可接受的破坏程度"定义为国家50%的工业被摧毁、20%到25%的人口丧生?在我看来,仅仅引爆一个核弹头造成的破坏就应视作"不可接受";仅仅一个核弹头就足以威慑美国任何一名好战主义者。但如果这一观点属实,那么俄罗斯现在耗费的巨大资源就是毫无意义的。

机密文化让情报提供方能够轻易左右国家元首的决定。就好比普京仍然相信美国想利用陆基拦截导弹在助推段摧毁俄罗斯的弹道导弹。美国国会早在2009年就停止对该项目的拨款了,但普京无视这一公开信息,却选择相信他的机密报告。

机密是官僚最后的保护伞。在机密的笼罩下,他们可以掩盖自己的无能与自利,并尽其所能地阻止对其决策的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