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08/2013 - 08:12

核武报道——当武器成为国家主要资产

下面这则轶事阐明了俄罗斯官方是如何应对外界对其核政策的评论的。

2012年1月,弗拉基米尔·普京——时任俄罗斯首相,当今的俄罗斯总统——在一场会议上对全国多家主流媒体的总编们大发雷霆。他向Ekho Moskvy电台的Alexei Venediktov抱怨,最近在该电台听到两个国防分析家"大放厥词"——其中一位是战略评估学会主席Alexander Konovalov,还有一位就是我——普京称这些分析师是在为某个外国势力(影射的是美国)的利益服务。

Konovalov提出美国导弹防御设施的位置不应引起俄罗斯政治与军事领导人的担忧,因为这些设施对国家的核威慑力量几乎不造成任何威胁,普京对此尤为愤怒。事实上,普京表示,若是美国在格鲁吉亚为导弹防御系统部署雷达设施,俄罗斯可能会将部分导弹瞄准第比利斯。但是美国政府根本没打算在格鲁吉亚部署雷达设施。的确,美国有四位共和党参议员在去年提出过该提议,但这不过是宣传的噱头,美国政府也很少有人认真考虑过这一提议。普京当真相信他是核武器专家,但他在导弹防御事务上的立场却出卖了他。

歇斯底里症与吓人的怪兽。核武器是俄罗斯外交政策中如此根本的一部分,以至于报道或质疑核武政策的记者都可能面临"不爱国"的指责。自普京初次掌权以来,俄罗斯就通过一系列外交手腕将核战略问题推向前台。政府认为,俄罗斯只有通过强调自身的潜在核力量才能彰显其作为超级大国的形象。因此,政府绝不放过任何可以利用从苏联手中继承的庞大核武库来加强对国际事务影响的机会。事实上,在同西方国家、尤其是美国的讨论中,俄罗斯政府似乎对核问题之外的其它事务缺乏兴趣。普京顽固而不遗余力地将核弹头数量提升为国际事务的重中之重,以此来转移外界对俄罗斯弱项的关注——比如说,同普京的"超级大国"野心并不匹配的经济发展水平。他相信美国是其所有问题的来源,抓住一切机会提醒美国政府:这个世界上仍然有一个国家有能力摧毁美国。

近几年,俄罗斯政府常常用炒冷战的冷饭来表达对西方政策的不满。举个例子:俄罗斯政府不满格鲁吉亚希望加入北约、乌克兰也有加入的可能,便声称若它们加入北约,西方必然会在两国建立军事基地,部署瞄准俄罗斯的导弹。俄罗斯政府也反感美国与西欧国家表达对其压制公民自由的不满,对策便是歇斯底里地抗议北约打造军事优势。

以上所述大部分都可以在普京于2007年在慕尼黑发表的讲话中得到验证:普京称,基于对相互毁灭的恐惧而构建的和平"曾经是足够可靠的",但"如今这样的和平似乎也不那么可靠了。"他把冷战时期的问题,诸如平衡欧洲传统武器与导弹防御的事务重新提上谈判桌,又不断指责美国及其他北约国家试图打造超越俄罗斯的军事优势。

核武器是国家的主要资产,这一理念妨碍了各种严肃问题的讨论,像是俄罗斯是否需要维持比肩美国的核力量。在俄罗斯国内,关于当前最为迫切的核问题——美国导弹防御系统,也少见有理性的辩论。俄罗斯坚称美国正在通过导弹防御破坏战略稳定,威胁俄罗斯的核威慑力。但是俄罗斯国内却无人有意对此进行严肃的讨论,导弹防御也就成了政府用来吓人的怪兽,和北约扩张说一样变成了达成各种政治目的绝佳手段。

事实上,普京对来自西方的威胁极度恐惧。但他恐惧的不是核战争,而是在俄罗斯爆发橙色革命。俄罗斯政府对这种"颜色革命"极度多疑。对美国导弹防御计划的担忧是假的,因为俄领导人明白这些计划对俄罗斯的威慑力量毫无威胁,但是,他们却随时准备着在世界上任何地方出现"橙色瘟疫"时出手打压。美国一手造成了伊拉克的政权交替,又促成了利比亚的权力更迭。如今,美国也试图在叙利亚复制同样的变革,而俄罗斯政府认为,美国还在谋划推翻俄罗斯现任政权。

提示、暗示、叛国。在这样的情况下,对政府的核政策表示怀疑也就相当于质疑整个国家的外交政策。受到影响的不仅有记者,还有非政府组织。数家俄罗斯研究机构聘请了非常资深的核问题专家,这其中包括国际关系学者Alexei Arbatov领导下的国际安全中心、Sergei Rogov为首的美国与加拿大研究学院、卡内基莫斯科中心。已经退休的Vladimir Dvorkin将军和Viktor Esin将军等杰出专家都加入了这些机构。但是这个专家群体在核问题上却选择避免与政府直接沟通。他们更倾向于话里藏话地提出暗示,隐晦到了政府完全可以忽略不计的地步。分析师们也许会就如何推进裁军进程给出建议,但政府官员却称俄罗斯没有兴趣推行任何形式的裁军。

如今,政府机关拥有了一项极为有效的新工具,可以制止任何关于核武器的探讨。最近,俄罗斯实施了一项叛国罪法,可以对任何被认为从事威胁俄罗斯安全的活动的组织相关人员定罪。"安全"这一概念当然可以有很多种解读,而这项新法就是逼迫任何与官方持不同意见者——包括记者——噤声的最佳武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