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30/2012 - 07:19

夸大风险的危害

核电站鲜少发生事故。即使是像去年福岛第一核电站的严重事故,其损害最终还是被控制在一定范围内。但是,与核电相关的风险常常被描述为完全不可接受,并且许多国家的民众依旧认为核电从根本上来看是危险的。要更多了解这种现象,有用的做法就是比较核能所带来的风险与燃烧化石燃料及水电等基本负荷发电方法的危险。

从某种意义上说,化石燃料发电厂对公众安全只构成低风险。诚然,如果这样的设施发生爆炸,可能会威胁邻近居民的生命,不过其危害并不超出这个范围。但是,化石燃料的真正危险在于它所造成的污染。首先,这些燃料燃烧产生二氧化硫氮氧化物等污染物,对人体健康有直接的负面影响。而更重要的是,这些燃料燃烧产生二氧化碳,是造成全球气候变暖、威胁从根本上改变地球生命的首要原因。虽然发电厂碳排放量可能在未来通过碳捕获和封存技术而减少,但是在今后不知多久的时间内,碳排放量依旧巨大看起来是板上钉钉的事情。

与此同时,水电被广泛认为是一种安全的能源,风险也易于管理。当然也可以说建造大坝会产生环境问题,但水电站的运营并不会加剧全球变暖。恰恰相反的是,如果全球变暖导致流过各流域的水流变得更加不规则,那么其实是气候变化损害水电设施。与此类似,如果开发化石燃料导致水供应减少,那么一些水电设施就会受到损失 -- 例如在中国,煤炭开采就对水资源带来了巨大压力。

鉴于这一切,论证燃烧化石燃料的危险比核电的危险小是很难的,或者在这个问题上,其危险也不比水电的危险小,毕竟水电在某种意义上也算是核电的"天然盟友"。不过,2010年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发布的民意调查显示,18个国家中,只有两个国家的多数民众支持建设核电厂以应对气候变化。

如果核能在对抗全球变暖斗争中成为更重要工具,那么其支持者也必须接受,核能具有一定程度的风险,有时甚至会发生事故。话又说回来,核能支持者也必须与其他两个跟核能相关且通常并不被夸大的风险做斗争。第一就是核武器扩散;必须承认的是,其他能源并没有核扩散的风险。第二个风险在燃料循环的后端,主要涉及乏燃料的处置。在某些方面,这一风险可能被公众低估。

反核扩散的努力是一项持续的政治工程;燃料循环的危险可以通过多边倡议和技术进步来解决。但是,公众对核电厂安全的恐惧仍是一个核能发展的严重障碍,也因而阻碍应对气候变化的进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