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28/2013 - 10:16

排外的集团,隐藏的议程

此次"圆桌讨论"开始时,我就认为核供应国集团(NSG)是一种歧视性的出口管制机制。至今,我的看法仍没有动摇。事实上,"核不扩散条约"(NPT)本身从核心上来说就具有歧视性,而像 NSG 这样的补充机制只能使问题更为复杂。正如我的同行 Rajiv Nayan 在最后一篇文章中所提出的正确论断,NSG 太过关注条约防扩散的这一面,而忽视了鼓励核贸易。

对于发展中国家而言,NSG 由于并未适应不断变化的世界,已逐渐丧失了许多现实价值。今天,许多发展中国家面临重大的技术变革。它们的经济正变得越来越发达,并且它们需要核电等能源来帮助它们继续发展。NSG 应该要适应这一新的现实并作出更大的努力以满足发展中国家的期望。

可惜,该集团却一直惩罚伊朗这样的国家,就因为它很久以前未能及时报告在 Natanz 设施所进行的核活动。这类情况并非仅此一件;有其他国家也犯了同样的错误,并在错误纠正时得到了原谅。埃及与韩国就是很好的例子。2005 年,埃及被国际原子能机构(IAEA)指出未报告核化学大楼(Nuclear Chemistry Building)中的实验和库存。还有,根据 2004 年的机构报告,韩国未透露其过去可能与武器计划有关的研究。然而,对伊朗一事,处罚从未停止。(我想强调的是,伊朗未能及时报告 Natanz 设施的核活动,仅仅是未能及时披露而已 -- 而并非严重违反规则,并不该受到 NSG 成员持续不断的严厉对待。)

与此同时,朝鲜最近的核试验则给 NPT 体系内的固有歧视带来了启示。那就是,它显示了对于一个决心反抗歧视性体系的国家,其核野心并不能被国际制裁及 NSG 这样的机制所阻拦的。而且事实上,严酷的国际压力只会让事情变得更糟。对那些愿意为了狭窄的政治目的而牺牲 NPT 创始精神的人,朝鲜的核试验应起到警醒作用。

如果 NSG想与时俱进,就应该使其决策过程更加透明;它不应该把自己变成一个带有隐藏议程的排外集团,也不应更严密地执行自己的条件。它也应该扩大成员范围,招纳更多发展中国家。发展中国家在 NSG 中未享有充分代表,这个失衡的成员结构是问题的关键。它制造了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的不信任感,并会最终削弱条约的基础。

我的同行 Raymund Jose G. Quilop对 NSG 新成员的行为可能会不符合集团原则和价值观表示了担心,对此,我并不赞同。我想问的是:什么原则和价值观?是指那些主要用来维护西方国家在防扩散机制内的主导地位,以及保证西方国家对IAEA所执行的法律与技术标准享有支配权的价值观和原则吗?如果这些价值观和原则本身就有问题,不依照它们行事就应该被认为是一件好事。

此外,尽管NSG 的新成员不可避免地会在作核贸易决定时考虑自己的国家利益,它们也将逐渐适应NSG 等机制所表达的国际规范。而且,新成员会给集团的决策过程带来它们自己的观点,为集团做出贡献。例如,伊朗可以分享它从核方面获得的宝贵经验 -- 有关发展中国家的权益、核能方面的区域合作及全面区域性核裁军的经验。

在 防扩散、和平利用核能和全面核裁军这 NPT 三大支柱间取得恰当的平衡还是可能做到的,但唯一前提是 NSG 成员和发展中国家能建起立互利互惠的合作基础。要使条约发挥全部潜能,就需要缓解 NSG 与发展中国家间的不信任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