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19/2013 - 14:00

适应 21 世纪

自其 1975 年成立起至今,核供应国集团(NSG)已成为一个全面的多边核材料和技术的出口管制机制。另一种机制,桑戈委员会(the Zangger Committee)早在 NSG 出现的四年前举行了它的第一次会议,但在冷战后,是 NSG 表现出了更大的活力,而且也更具相关性。

成立桑戈委员会的目的是为了帮助"核不扩散条约"(NPT)的签约国了解与核材料和技术转让相关的技术问题,但该委员会不包括没有签署该条约的国家;其中之一就是法国。成立 NSG 是作为该委员会的补充,把法国等国家也包含到控制机制中。(法国于 1992 年加入该条约,并参加了桑戈委员会)。

在我的祖国印度,许多人认为,把法国包含到核控制框架的整个理念就是为了在法国国外中立法国经济和技术政策的戴高乐主义(Gaullism)。换言之,法国经常拒绝其他西方国家对发展中世界的政策,将法国带入 NSG 可以中立巴黎的戴高乐主义冲动。在印度,桑戈委员会和 NSG 都被认为是阻止技术进入发展中世界的机制 -- 是令人讨厌的障碍。它们阻断了商品和技术流入那些希望通过和平的核能项目来追求经济发展的国家。部分印度政府和民间社会仍旧以这种方式理解这些系统。

在组织内。任何组织的成员性质,反映了该组织的价值体系。对于任何机构或组织实体 -- 无论是国家或国际的,正式的或非正式的,大的或小的 -- 成员的性质对其有效性和效力是非常重要的。对于一个国际性组织,更不用提像 NSG 这样的非正式组织,该集团的目标必须是能被国际接受的。因此,为了使 NSG 的决策获得国际社会的接受,机制的成员必须能代表国际社会。

有趣的是,在冷战期间NSG 就算不处于蛰伏状态,也是极不活跃的,但它的成员数却增加了。到 1991 年,NSG的成员数已从原来的 7 个发展到 27 个,新增成员包括一些东欧国家。今天,NSG 有 46 个成员,但它还需要使利益相关方更加多样化。该集团的成员总体显示了对发达国家,尤其是欧洲国家的明显偏向。集团中,来自欧洲的成员大大超出了30个:并非所有欧洲国家属于欧盟,但其中只有少数被世界银行列为发展中国家。欧洲以外,澳大利亚、加拿大、新西兰、美国进一步代表了发达国家。在亚洲的四个 NSG 成员 -- 中国、日本、哈萨克斯坦、韩国 -- 中,只有两个是发展中国家。同时,拉丁美洲的代表只有阿根廷和巴西,而非洲的代表只有南非。

许多观察家曾预言,21 世纪将成为亚洲的世纪。虽然现在只有少数亚洲国家有资格成为发达国家,但随着其实力的不断增长,亚洲大陆有希望塑造新的全球秩序。此外,亚洲大陆有着大而快速增长的经济体,这将需要大量的能源 -- 包括核能。

20 世纪 90 年代以来,核能的扩张在亚洲和发展中国家显而易见。国际原子能机构(IAEA)最近的一份报告指出,"考虑或计划在 2012 年发展核电的 29 个国家中,有 10 个来自亚洲和太平洋地区,有 10 个来自非洲地区,有 7 个在欧洲(主要是东欧),另外两个在拉美地区。"另一份 2008 年的 IAEA 出版物指出,"在建的 35 个核电站中,20 个位于亚洲,而最近连入电网的 39 个核电站中 28 个位于亚洲。"自 2008 年以来,亚洲国家已定购了更多的反应堆,并又把一些核电站连入了电网。所有这一切都清楚地说明核出口管制机制方面需要亚洲更大的参与。

旧的战斗,新的挑战。在 NSG 扩展成员的早期,生产核商品和服务的国家以及决定哪些国家获得这些商品和服务的国家是同一个。但是,许多在核贸易中作用有限的国家后来也获得了该集团的成员身份。与此同时,一些能够为 NSG 目标做贡献的国家不在该集团内,甚至被施以严格的核交易规则。如今,有几个已掌握核燃料循环的国家并非该集团成员。当然还有其他一些国家,也许还未掌握整个核燃料循环却已拥有一个或多个燃料循环阶段的宝贵资源或专业知识,也并未获得成员资格。

展望未来,NSG一定会反映全球核电行业中新的发展趋势。新的生产者必将成为控制者:否则,该集团可能会被逐渐削弱,而其实现目标的能力也将受到严重限制。NSG 将不得不决定在 21 世纪它想成为什么。它是想继续旧的战斗,还是迎接新的挑战?

长久以来,发展中国家一直抱怨多边出口管制制度阻碍其经济发展。今天,NSG的控制清单几乎已经得到了普遍的认同。许多国际社会都认识到,和平的核能发展及对核技术和材料进行有责任的控制必须齐头并进;这两种要素之间的任何不平衡都会危及民用核能的发展。如果NSG开始在经济发展和核控制间寻求更好的平衡,那它也将会获得更好的发展。该集团应发出一个信号,表明即使它依旧强烈反对核扩散及核扩散的网络,它却并不反对和平的核能发展。

NSG 将必须明确哪些国家是它的合作伙伴,哪些是防扩散努力的重点。2004 年,该集团授予中国成员资格,就是个错误。诚然,中国是一个正在崛起的经济大国,拥有扩大其核能能力的宏伟计划,而且北京已参加了所有关键的防扩散安排。但是,中国的防扩散记录是可疑的:它被怀疑出口许多与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有关的技术。同时,遗憾的是,NSG 还没有与印度等认同其目标、遵守国际防扩散规范、在民用核能拥有雄厚实力的国家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