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08/2012 - 07:22

可以进行,但须谨慎

我在第二篇"圆桌讨论"文章中谈到,担心燃料银行还是可能被用来对发展中国家施加压力,使其放弃"核不扩散条约"(NPT)下的权利,即使国际原子能机构(IAEA)已保证燃料银行的建立不会削弱国家权利。就这些问题,我的同行Ta Minh Tuan 在很大程度上跟我看法一致,而Ramamurti Rajaraman 则有不同意见。不过,我们所有人都同意一点,那就是燃料银行应得到一次机会来证明它们在实践中将如何运作;其为新兴核国家紧急供应反应堆级燃料的潜在价值不应打折扣。尽管持有保留意见,我还是相信新兴核国家应该鼓励核燃料银行的理念。

我也想再次强调,对于IAEA为新兴核国家已经发挥并将继续发挥的真诚积极的作用,我表示赞赏和尊重。我的祖国约旦大大得益于该机构支持的项目和举措,尤其是跟基础设施建设、法规合规性以及行政和技术培训相关的项目和举措。该机构组织派遣世界知名专家参加技术合作论坛的工作非常有用,令人印象深刻。我对该机构的工作和信条怀有崇高敬意。再次说明,我对落实燃料银行所持有的保留意见跟该机构的意图或能力无关。

但我仍然担心,当将来某天一个发展中国家真的需要反应堆级燃料的紧急供应时,一些核武国可能会利用这个机会对其施压,要求其放弃 NPT 条约赋予的权利。因此,我认为发展中国家不应该过于依赖国际燃料银行的反应堆级燃料紧急供应 -- 特别是因为核武国对燃料银行的资金和燃料供应起到了关键作用,以及因为有些核武国仍保有一些未曾明说的政策,在我看来,这些政策的目的就是防止发展中国家实现完整的、可自给自足的核燃料计划。

为了限制对燃料银行的依赖,新兴核国家应该考虑使燃料供应多样化,增加燃料储备,并且在可行的情况下,加快计划发展自主进行铀浓缩的能力。我明白,对核反应堆数量有限的国家来说,发展自己的铀浓缩设施也许并不实际,或者经济上并不合理。但是,非核武国可以结成联盟来开发一个低浓缩铀燃料供应的合作机制。这样可以保证可靠的低浓缩铀燃料来源,消除对国家主权的潜在威胁,从而提高能源安全。

同时,为了减少一些新兴核国家的忧虑,积极参与建立燃料银行的核武国必须竭尽所能地确保燃料银行按照设计的那样运作。正如 Ta 所说,必须要以公正和透明的精神来对待燃料银行,也不能出现任何幕后的政治谈判。

时间会证明燃料银行能否按宣传的那样运作。但是,如果做不到 -- 假设寻求低浓缩铀的发展中国家受到压力,迫使其放弃自己的权利 -- 那么新兴核国家可以结成联盟,从而维护自己的主权和不可剥夺的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