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25/2012 - 05:04

虽有保证,却不安心

参与本次"圆桌讨论"的作者已指出关于低浓缩铀(LEU)燃料银行在实践中将如何工作的一些顾虑。我的同行们写的第一轮文章中很突出的一点是认为,靠燃料银行紧急提供低浓缩铀的发展中国家将被迫放弃"不扩散核武器条约"(NPT)规定的建立自有的铀浓缩和后处理设施的权利。在第二轮文章中,我的同行们都承认,国际原子能机构(IAEA)明确保证燃料银行的举措不会削弱国家核燃料循环方面的权利。

但我认为,关于 IAEA 的 LEU燃料 银行,即可能位于哈萨克斯坦的低浓缩铀多边设施,IAEA 保证客户国与燃料银行所处的国家之间地缘政治关系不会影响燃料的可用性,这样的保证是值得注意的。该机构表明:"东道国应保证,本机构有权利按机构的决定把LEU 运至或运出IAEA的 LEU 银行。"这应该能减少有关客户国和其他各方之间的紧张局势或会妨碍客户国购买低浓缩铀的能力这一顾虑。

有人或许会认为,像这样明确的保证可以平息潜在客户国的诸多忧虑。事实上,我欢迎大家提出建议, IAEA 还可以做些什么以加强这一保证。但是,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间存在的普遍不信任感太重,即使是签名盖章的文件也不被视为神圣不可侵犯。这在一定程度上是可以理解的。正如 Ta Minh Tuan 指出,核供应国集团最近修订了其关于浓缩和后处理相关技术的指导方针。而与此事颇为相似的是,美国在2002年退出了"反弹道导弹条约"

同时,Khaled Toukan 也提出了一个非常合乎逻辑的问题,应该得到一个诚实的回答:假设不是为了防止铀浓缩和后处理技术扩散,那么美国和其他发达国家又何必惹上建立燃料银行这些出资出力的麻烦事呢?"建立燃料银行来帮助国家发展自己的核能部门"这种慈善论的解释大概只有在"为和平使用原子能"时期才成立。当今世界已没有这种核能利他主义的空间了。像美国这样的国家也不再有当年作为世界上的反应堆主导建造者时那么强烈的推广核能的商业动机了。如今,在出口反应堆方面,美国要跟不少国家竞争。

因此,承认推广燃料银行的主要动机是防扩散,看起来是最恰当的。但是,承认这一点必然会导致燃料银行的计划可疑或无效吗?诚然,防扩散在许多发展中国家里臭名昭著,因为这些国家觉得,公认的核武国家在防止其他国家获得核武器上投入的精力多于在履行 NPT 条约义务解除核武方面的精力。不过,在这个可能出现核恐怖主义的时代,任何国家都偏好核扩散吗(也许自己国家进行的核扩散除外)?

核不扩散的原则或许不对称、不公平,但这种不公平不应被作为全盘否定燃料银行的意识形态工具。许多发展中国家急需能源,却缺乏资金或技术资源来建立一套完整的核燃料循环基础设施;并且也没有发展核武器的意图。为什么不让这些国家从燃料银行中受益呢?与此同时,对 IAEA 的保证缺乏信任的国家可以等着看燃料银行的计划如何运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