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02/2013 - 07:05

困难,但值得

Alexandr Vurim 在第二篇"圆桌讨论"文章中指出,在研究堆从高浓铀(HEU)转换成低浓铀(LEU)这个话题上,我所提出的是"传统观点"。他写道,从这种传统观点出发,转换被认为是"普遍可行"的。他接着论证道,如果某些研究堆转换为低浓铀,即使不说以转换前的效率进行运作完全不可能,转换后要保证相同的效率也是相当困难的。他建议,这些情况下也许可以不用尝试转换。

我现在仍旧认为,研究堆中进行的很多活动,包括但不限于放射性同位素生产,是完全可以在转换到 LEU 后顺利进行的。但考虑到现实情况,Vurim 认为 -- 如果出于技术原因,转到 LEU 后无法达到可接受的效率水平的话,停止有用的核应用就不合理 -- 我也认同这点。在有些情况下,转换为低浓铀根本就不是一个合理的做法。对这些案例而言,核活动就不应受到干扰。

Charles Piani 最后一篇文章聪明又幽默,用延伸的比喻把转向 LEU 描绘成一头只能被一块一块吃掉的大象,不过这只动物的某些部分可能是不可食用的。这说出了问题的真相,但我想再补充一点,这头将要被吃掉的动物不仅仅是一头大象,而且是一头特别大的大象 -- 而且有些肉可能会引起急性消化不良。不过,既然已经上菜了,食客就应该尽量把自己盘里的食物吃掉。食客至少可以期待餐后可以吃一顿令人愉快的甜点 -- 最大程度消除世界民用 HEU 所得到的满足感。

工作继续。正如此次"圆桌讨论"所强调的那样,决定在何处以何种方式进行 LEU 的转换是非常困难的。但是,国际合作可以缓解这些困难,无论是专家会议还是诸如"全球减少威胁倡议"(Global Threat Reduction Initiative)和"研究试验堆低浓化项目"(Reduced Enrichment for Research Test Reactors program)等最小化项目。这些强大的资源已经被证明能够克服转换路上一系列的技术和资金障碍。我相信,随着时间的推移,这样的互动会慢慢就哪些核设施应转为低浓铀,哪些则必须得到允许继续使用高浓铀这一问题产生共识。但是,继续使用高浓铀的地方,必须采取最高水平的安全措施,防止核材料盗窃或转移事件的发生。

同时,关于转换的争论仍在继续。如果将"完美"定义为消除所有核扩散风险并同时克服转换的所有技术和资金障碍,那么将找不到完美的方法。但是,让大家意识到转换的好处仍然是一个重要的项目,应继续通过国际倡议和会议以及像"圆桌讨论"这样的论坛来推进。

转换需要努力,需要资金和时间。最终,一些设施可能会继续使用高浓铀。但我坚信,为转向低浓铀所投入的国际努力都是值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