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14/2013 - 09:00

在哈萨克斯坦的转换:一个多人游戏

减少使用高浓铀(HEU)的国际举措应得到无条件的支持,但向低浓铀(LEU)转换通常是个艰巨的项目。研究堆采用多种设计且用途广泛,而且不同国家对如果完成这个转换有不同的看法。我国哈萨克斯坦已有初步计划,打算将三个研究堆转换为使用低浓铀燃料。但进展却不如应有的那么快。

为什么呢?要回答这个问题,就必须了解跟哈萨克斯坦研究堆有关的官僚系统,所有研究堆都由政府机构拥有并经营。我国四个研究堆中,两个名为 IVG 及 IGR 的反应堆为国家核中心(National Nuclear Center)所有,由该中心的一个部门,即原子能研究院,也就是我的雇主来运营。第三个反应堆为核物理研究院(Institute of Nuclear Physics)所有,这个研究院是独立于国家核中心的。第四个反应堆处于长期停用状态,燃料已卸载,从低浓转换这个角度而言毫无意义。

向 LEU 转换必须得到两个政府机构的批准,即原子能机构(Atomic Energy Agency,管理反应堆及监督许可证授予和安全等问题)以及工业与新技术部(Ministry of Industry and New Technologies)。该部已批准 IVG 和 IGR 反应堆进行转换。但原子能机构(很快将重组为原子能委员会(Committee of Atomic Energy))尚未批准。只有设备的首席设计师和研究主管批准对反应堆做调整,该机构才会批准进行转换;哈萨克斯坦法律法规要求,对于向 LEU 转换这样的决定,必须要有每个反应堆的首席设计师及研究主管的参与。

而事情到了这里就变得更复杂了,因为这些反应堆的首席设计师和研究主管并非哈萨克斯坦的实体。相反,这些反应堆源于苏联,因此首席设计师和研究主管其实是俄罗斯政府所有的俄罗斯实体,现在在反应堆运营中发挥的作用很小。更重要的是,首席设计师及研究主管的行动至今为止并未受到过任何单个俄罗斯实体的调配,只能由原子能研究院在它们之间进行协调。但是,协调位于另一个国家的实体的行为并不是该研究院有能力做到的。

在这里,回忆一下这些研究堆最早在哈萨克斯坦成立时所使用的组织结构是有用的。所有工作都受到苏联负责核科学、能源及工业的部门统一管辖。研究主管、首席设计师,和营运组织都是这个部门的一部分,彼此间通过一套明确的责任义务而相互联系在一起。这样一个相互作用的系统帮助建立了苏联最先进的科学及工业部门以及世界上最先进的核电产业之一。遗憾的是,哈萨克斯坦政府总的来说缺乏前苏联部门所拥有的这些能力,更不用说原子能研究院了。

面对这一切,"全球减少威胁倡议"(Global Threat Reduction Initiative,一个有关 HEU最小化的美国项目)的代表曾试图与另一个实体,即俄罗斯反应堆燃料的制造商接洽。当时的想法是,燃料供应商可以开发一种能让反应堆进行转换的低浓铀燃料。但是,尽管这也许会解决一些技术上的问题,但却不能解决这些官僚问题。首席设计师及研究主管的充分参与仍是必要条件。

原子能研究院正试图避开这些问题,通过跟反应堆的燃料供应商谈判,希望燃料供应商将承担协调所有相关俄罗斯实体的责任。事实上,在由哈萨克斯坦核物理研究院运营的研究堆,转换工作进展更为顺利,而这恰恰是由于一个俄罗斯国有燃料生产商正在所有相关俄罗斯实体之间做协调。

哈萨克斯坦的转换过程的理想解决方案可能是,美国政府的代表更多地跟俄罗斯官员联系,让俄罗斯政府对这件事真正感兴趣 -- 对转换过程中涉及俄罗斯的研究主管、首席设计师和燃料制造商的所有方面都负起责任。最后,没有这种政府间的合作,转换可能也能进行下去。但在任何情况下,哈萨克斯坦在转换方面的经验提供了一个例子,说明了反应堆在试图最大限度地减少使用高浓铀时会碰到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