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rles Piani (CH)

Articles by Charles Piani (CH)

15 March 2013

把大象吃掉

在我所在的非洲地区,当人们面临一个令人头疼的大问题时,经常会问:"我们怎么把这头大象吃掉?"典型的回答是:"一块一块地吃!"最大限度地减少使用高浓铀(HEU),就可以被看作一头只能被一块一块地吃掉的大象。但也有可能,这头大象有些部位就是不能吃的。

21 February 2013

进行控制比彻底消除更好?

我的几位同行在第一轮文章中,描述了将研究堆或试图将研究堆从高浓铀(HEU)转向低浓铀(LEU)的不同经验。Pablo Cristini 讲述的阿根廷的转换,代表了拥有独立进行反应堆 LEU 转换能力的发展中国家的情况:即当地人才足以承担这一工作,并且国家政府提供充分的支持。Alexandr Vurim 的文章讲述了哈萨克斯坦的转换,提出了这样一个情况,即核设施愿意进行转换,但国家或国际性质的限制因素却可能阻碍核设施这样做。

12 February 2013

最大限度减少危险,最大限度增加烦恼

控制裂变材料的使用途径是可用的防止核武器扩散措施中最重要的方法之一,人们普遍认为,高浓铀(HEU)无论军用或民用,都会造成核扩散威胁。这解释了为何国际社会更支持低浓铀(LEU)而非高浓铀。但是,选择最大限度减少 HEU 的发展中国家面临什么挑战呢?

5 February 2013

高浓铀:更少即更多

Charles Piani (CH)Pablo Cristini (CH)Alexandr Vurim (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