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18/2013 - 10:03

硬币的两面

美国于2010年4月发布的《核态势评估》提出了一套紧跟奥巴马政府核政策的核学说,并陈述了重大的战略革新。报告在强调美国需要维持核威慑能力的同时也弱化了"核武器在国际事务中的突出地位",并重申了削减美国核武器库的意愿。

这套新的核学说提出,"美国核武器的根本任务在于威慑针对美国以及我国盟友与伙伴的核打击。只要核武器仍存在一日,这一任务就将持续下去。"然而,美国"只有在极端情况下才会考虑动用核武器以保卫美国或其盟友、伙伴的关键利益。"报告弱化了核武器在威慑常规与生化打击方面的角色,同时也强调美国从冷战时期所继承的核武器库并不能很好地应对寻求核武的恐怖分子及敌对政权给美国带来的挑战。因此报告提出:"我国的核政策与核立场应反映出当前最迫切的任务,即防止核恐怖主义与核扩散。这一点是至关重要的。"

美国承诺"将会对任何支持或促成恐怖分子获取或使用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国家、恐怖组织或其它非国家行为体追究其全部责任"。这似乎意味着美国仍将穷尽一切方法——包括采取军事手段——来阻止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扩散;但我确信美国是不会在这种情况下动用核武器的。尽管如此,该承诺仍然无助于提升国际安全,因为在此政策下采取军事行动就相当于美国单方面决定对某个主权国家或是对在主权国家领土内活动的某个非国家行为体动用武力。这也无益于裁军进程(不论是核裁军还是其它形式的裁军),因为美国要依靠非核军事手段就意味着其需要升级现有的常规武器和开发新型武器,这将进一步加剧全球的军备竞赛。不过,这对核不扩散进程倒是有一定促进作用,至少其宗旨与核不扩散进程是相符的。

不论如何,我相信《核态势评估》反映的美国政策从总体上承认了核武器对防止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扩散可能起到反效果:你越是依赖以核武器作为威慑手段,其他国家就越想取得核武器。另外,从报告中可明确看出,奥巴马总统及其政府已经意识到核武器是无法解决21世纪的核心难题的: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扩散、恐怖主义、区域冲突以及由此可能导致的大规模难民迁徙、网络战争、有组织犯罪、非法贩毒。核武器在美国安全政策中地位的下降已经是确定无疑了。

但是正如硬币有正反两面,《核态势评估》未能对核力量及其基础设施的部署与现代化做出政策上的更新;报告在现代化方面的立场反而确保了核力量在今后数十年仍将是美国国家安全战略的核心手段。

关于部署问题,报告并未提出会对美国核力量的结构——重型轰炸机、洲际弹道导弹、潜射弹道导弹——或其戒备状态做出重大变动;对现代化则采取了十分积极推进的态度。报告称美国计划在今后二十年间开发并部署新一代核武器运载系统,包括弹道导弹潜艇与陆基导弹;将现有的可携带核武器战斗轰炸机替换为F-35隐形联合攻击战斗机;研究是否及如何更换现有的空中发射巡航导弹;拒绝为导弹防御项目设定上限;以及保留部署常规装备导弹的选项。在此之后由白宫向参议院提交的关于通过最新《美俄关于进一步削减和限制进攻性战略武器条约》的报告也指出,"今后十年,美国在核运载系统上将投入超过1000亿美元,以维持现有能力并推动部分战略系统的现代化。"

《核态势评估》也提到美国将继续延长以下弹头的寿命:W-76潜射弹道导弹弹头、用于战斗轰炸机的B-61炸弹、用于陆基导弹的W-78弹头。虽然报告称该工作"不会用于支持新的军事任务、也不会提供新的军事能力",但延长W-76的寿命实际上提升了美军的硬目标打击能力。此外,弹头并不是决定军事能力的唯一因素,因而运载系统的改善工作也在持续进行中,如的瞄准、指挥与控制系统 。

与此同时,美国正在计划大力投资武器生产设施,估计是为了应对已部署与未部署核弹头数量的进一步减少。除了准备拨给运载系统的1000亿美元之外,美国政府还计划在2020年前向核武器设施投入800亿美元。

我认为美国、俄罗斯以及其他所有合法或事实核国家都应该通过推行核战略的现代化来应对21世纪切实存在的威胁与挑战,而不是单单依靠2010年《核态势评估》中所提出的举措。要推进现代化,主要靠以下两方面的转变:对地方及区域涌现的威胁,从分别应对转向综合应对;对核武器从"积极"控制转向"消极"控制,即从强调迅速动用核力量的能力转向预防意外动用或未经授权动用核武以及恐怖分子获取核武等情况的发生。

美国及其他国家能够帮助实现这些转变,同时推进核不扩散进程,将恐怖威胁降到最低,前提是要采取以下几项具体行动:巩固核武器库存并提升其安全性,还要引入更可靠的安保机制;减少作战部署弹头与运载系统的数量;将核力量进入战备状态所需时间延长至24到72小时之间;常规力量应做好在冲突爆发后的前24到72小时内投入作战的准备,直至击败敌军或核力量充分进入备战状态;指挥控制与预警系统应足以在冲突早期协调各作战力量,直至核力量从消极控制状态调整为积极控制。只有通过这些行动才能真正降低核武器在国际事务中的突出地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