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24/2013 - 07:23

没那么快

我接受 Jamal Khaer Ibrahim 的论断,即"第三轨外交"非正式的、人对人的途经似乎是最有希望使社会核查在发展中国家获得认可的方法。但同时,我也同意 Ibrahim Said Ibrahim 的主张,即在可持续发展、良好的治理和其他类似东西尚无把握的地方,社会核查无法真正地蓬勃发展。Jamal Khaer Ibrahim 谈到对社会核查的支持可以从商界上升到政府高层 -- 但这种情况只会在相对开放的国家出现。在其他地方,社会核查将不得不先赢得官僚机构及政治阶层的接受,之后才能向下渗透到公共层面。

但即使是政府开放的国家,危险的地区安全环境往往会对社会核查带来障碍。例如,印度的邻居并非良善之辈,官员们及公众也不认为它是良善之辈。并且,南亚这样的民族主义环境,加剧了安全方面的担忧,有时也夸大了真正的威胁。所以,印度对安全问题的公众讨论重点关注的是军队现代化建设、进攻能力、力量增效器(force multipliers)以及允许积极回应地区安全现实的战略等问题。社会核查跟这些话题的精神相差甚远,并且不太可能很快进入公共讨论。

外部威胁可能是社会核查的主要障碍;在像印度这样的国家,内部压力也同样可能成为障碍。印度面临着内部的安全威胁,它来自宗教原教旨主义、民族分裂主义和旨在颠覆国家政权的农村毛派运动。当一个国家在自己的国界内面临着这样的危险时,决策者最不可能考虑的就是社会核查。事实上,领导人可能主要把社会核查看成对国家的威胁:促进条约核查工作的技术,如果为恐怖分子和其他激进分子所掌握,,也同样能被用于危害社会。

随着本次"圆桌讨论"接近尾声,我继续相信社会核查的成功将主要取决于军控本身能否在发展中国家得到更大程度的接受。使军控进程变得更加透明、包容,将是有用的第一步。社会核查可以在之后的阶段再进行 -- 在那个阶段里,军控已得到更广泛的接受,发展中国家取得了更大的自由并建立了危险性较低的安全环境,并且国家自身也觉得做好了实施和鼓励社会核查措施的准备。这里有一长串的前提条件。因此,虽然我相信社会核查也许有一天会对条约核查做出有意义的贡献,但我并不认为它会即刻在多数发展中国家得到广泛应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