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04/2013 - 07:56

当地资源,当地获益

参与本次"圆桌讨论"的作者都同意,如太阳能和微型水电等以社区为基础的能源方法往往是改善农村地区穷人生活,尤其是妇女生活,最合适的方式。不过,我想研究一下,为何另一类能源政策未能为印度尼西亚农村居民利益而服务且最终未能服务其政府。

由 20 世纪 70 年代印度尼西亚的石油热说起,当时政府的农村电气化策略是给全国的次级地区提供柴油发电机。但此举使得政府不得不补贴油价,因此该政策成为政府的负担。更糟糕的是,鉴于社区无法受益于当地资源往往是导致贫困的一个主要因素,社区对其他地方提供的燃料变得严重依赖。

然后,在 1992 年,政府电力部门部分私有化,允许建立独立电厂(IPPS)发电。跨国公司通常拥有与印尼公司合资的独立电厂。此举在 1997 年亚洲金融危机袭来时变成了主要问题。印尼盾遭遇了大幅贬值,独立电厂所发的电必须以美元支付,但印尼人是用当地的货币支付电费,之间的差额只好由政府买单。

与此同时,独立电厂只愿意向有利可图的地区扩大服务。这就使政府仍需负责无利可图地区的供电。结果,许多农村地区仍旧处在持续缺电的状态。

如果政府建立以社区为基础的电力供应,或许这一切问题都能避免。这种做法也能把社区与当地资源重新连接起来,鼓励社区独立,支持其经济活动,并赋予人民权利。

微型水电等以社区为基础的能源可以以实惠的价格为村庄提供良好的电力服务。这也有助于保护环境,因为它加强了社区成员保护集水区资源,确保电力供应的意识。它也不需要很长的传输线。正是出于所有这些原因,我担任执行董事的非政府组织 IBEKA 自 20 世纪 90 年代以来已集中在农村地区引入微型水电项目。

但是,一旦电力系统到位,只有社区有足够的准备来管理电力系统,微型水电的项目才可能成功。幸运的是,微型水电是一种用户友好的技术,社区成员可以很容易地理解它,有了一些技术和管理培训后就可以自行监管。从技术角度来看,社区必须有能力操作和维护发电及输电设备。从管理角度来看,社区成员必须组成合作社,学会处理诸如向客户收取款项并把钱用于维护等问题。如果钱有剩余,合作社可以投入资金以追求收入的进一步产生。这通常是指妇女加工农产品 -- 只有电力到位后,她们才有能力从事这项劳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