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20/2013 - 09:32

为何说美国政策阻碍了裁军进程

如果我的两位同仁Sadia Tasleem与Manpreet Sethi在此次圆桌讨论所发表的文章从某种程度上代表了巴基斯坦与印度对彼此核政策的看法,那么可以得出的结论是核威慑在南亚的地位只会越来越高。核弹头的数量将会上升,新的运载方式也将继续涌现。支持核不扩散的积极人士或许还指望能说服巴基斯坦与印度放弃各自的核武器库,以无核武器国家的身份加入《不扩散核武器条约》,从而加大恐怖分子获取核武器的难度。然而,基于我两位同仁的观点,这种希望似乎是完全不切实际的。

言归正传,回到本次讨论的核心议题:美国的威慑政策是如何影响国际安全以及核不扩散与裁军进程的。我怀着极大的兴趣读完了Tasleem针对美国政策如何将核威慑与恐怖主义联系在一起的论述。她写道,这种联系"过分强调了威慑的效果,在外人看来似乎只能强化核武器在美国安全政策中的地位"。如果我的理解无误,Tasleem的观点是:美国并非当真相信两者之间存在联系,这么做只不过是为了给自己又一个继续倚重核武器的托辞罢了。当她提到"在核武器规模较小的国家,支持核不扩散与裁军的人士因此遭遇了严峻挑战"时,我认为她首先指的就是自己的国家巴基斯坦。总而言之,Tasleem的意见使我更加确信:尽管将核武器从世界上完全消除是一个崇高的目标,但要想在可预见的未来实现它却是不切实际的。

另外,Sethi在文中写道:"美国政府推行的弹道导弹防御与‘快速全球打击’计划……让俄罗斯和中国倍感威胁"。我完全认同她的理解是准确的。我看不出美国的这两个项目如何能为反恐进程作出任何贡献,更别提核不扩散了。恰恰相反,它们只能加剧大国之间爆发核冲突的风险,使核武器更具吸引力。退一步说,这两个项目至少打击了俄罗斯进一步削减核武器库的积极性,也削弱了中国维持当前核武器库水平而不升级的意愿。

在俄罗斯看来,"快速全球打击"是一个很危险的概念。该项目旨在使美军有能力使用战略运载系统(主要是潜射形式)运载高精度常规武器对全球的任何地点实施快速打击。项目的最初推动力是源于2001年美军未能对匿藏在阿富汗托拉博拉洞穴群内的奥萨马·本·拉登予以成功的打击。然而,这个项目却带来了一个很大的问题:俄罗斯的预警系统无法区分远程导弹运载的是常规武器还是核武器;可以想见,如果美国朝俄罗斯方向发射导弹将可能会导致怎样的后果。这个问题尤为令人担忧,因为要打击来自俄罗斯以南(即当前世界上威胁的主要发源地)的威胁,最短的路径有时就是通过北极,也就意味着导弹很有可能途径俄罗斯广袤的领土上空。这是发射导弹能威胁到俄罗斯的最明显、但并非唯一的例子。除此之外,假设从北大西洋发射潜射弹道导弹打击俄罗斯以南的某个国家,虽然导弹并不会绕过北极,却还是会经过俄罗斯。从太平洋中部发射的潜射弹道导弹也有同样的问题。

然而,美国不顾俄中两国的担忧与反对,依然坚持发展弹道导弹防御系统。美国的导弹防御只会打击俄中两国甚至是其他国家的积极性,使他们拒绝降低核武器在各自军事原则中的地位。威慑是建立在平衡的基础上的。若俄罗斯与美国之间的战略平衡被打破,俄政府就无法继续削减核武器,因为当削减到达一定程度时,俄罗斯就会失去确实有效的核威慑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