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10/2013 - 09:48

缘何政治为首

Jamal Khaer Ibrahim 在本次"圆桌讨论"里已广泛论证了,如果商业而非政治是核查举措的首要焦点,那么社会核查才最有可能在发展中国家得到蓬勃发展。他或许是对的 -- 前提是,军控是讨论的唯一焦点。

但是,正如我在第一轮讨论中所说,从人权和人道主义援助、和平建设、冲突预防到环保等领域,社会核查技术同样可能被证明是有用的。而在这些领域中,盈利企业有时所起到的作用本来就极其有限。例如,人们需要人道主义援助时,往往是因为经济力量未能给他们提供基本的生活必需品。在这种情况下,还有没有理由期待企业在可能确保援助公平分配的社会核查技术上投入资源呢?当涉及到类似人权这样的政治问题,就很难想象,试图强调商业却排除政治的社会核查举措能够成功。

但即便是军控协议的社会核查,也不能高估商业导向这种方法的重要性,或低估政治方法的重要性。2002 年发现伊朗在阿拉克和纳坦兹有未申报的核设施,是因为一个总部位于巴黎的名为"伊朗民族抵抗委员会"(National Council of Resistance of Iran)的反对派组织。可以想象,在核相关的供应链领域工作的商人是有可能提供阿拉克和纳坦兹的信息的,但他们并没有这么做。

伊朗的例子表明,国际原子能机构在评估国家是否遵守其核保障承诺时,应纳入通过社会核查得到的信息。为了推动这项工作,我建议,该机构应建立能让业内专业人士及公民以安全、匿名的方式沟通合规相关信息的方式。联合国可以采取类似收集军控、人权、环保等问题信息的系统。这不仅能在条约核查及规范合规上起到协助作用,同时也能鼓励各国在与多边组织打交道时展示更大的透明度。

这次圆桌会议已经探索出了一些关于社会核查在发展中世界发挥作用的关键问题,但仍存在不少手段有待考察。例如:如果所有相关的国际协议能纳入解释社会核查将如何有助于协定实施的话语将会怎样?(如,在一定程度上,"全面禁止核试验条约"已经这样做了)如果国际法院和国际刑事法院等组织向国家有关部门施压,要求其保护报告条约遵守情况的公民将会如何?如果联合国监督有关社会核查和保护公民参与的条约的谈判又会起到怎样的效果?而这一点仍然是肯定的:只有当发展中世界的普通百姓 -- 即那些最有助于核实军控条约的人们 -- 真正感受到在防扩散制度下,他们的国家得到了公正地对待,社会核查才能真正茁壮地成长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