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10/2013 - 09:55

村民自治并非乡村空想主义

Tri Mumpuni 已经讨论了印度尼西亚能源部门私有化是如何把贫困人口,特别是妇女,和当地资源脱离开来的问题。Kalpana Sharma 也已强调,如果发展中世界要实现性别上的平等,那么妇女很难获得做饭能源这一问题必须得到解决。参与本次"圆桌讨论"的三位作者都赞同,以社区为中心的可再生能源方法是改善贫困妇女生活的好方法。但是,是什么阻碍着这些能源解决方案的实施,又有什么方法可以应对这些障碍呢?

问题就在于,相比较发展以公有社会平均主义为基础的可替代分散能源,等级制的官僚主义思维模式往往更为强大。等级制思维带来的集中式能源系统使得客户 -- 大多是辛苦持家的妇女 -- 被边缘化和游离化,最终使她们不得不相信无奈的宿命论。但等级制的胜利是得不偿失的。因为公众变得不再愿意通过购买债券或提高关税来投资电网扩张项目,公用事业因此无法满足日益增长的能源需求。于是,政府放弃自己对公众的责任,对公共事业采取私有化。而这种行为只会恶化穷人以及被剥夺权利的弱势群体的处境。即使如此,公用事业仍然拒绝给替代能源发展空间。

同时,诸如本次"圆桌讨论"提出的能源解决方案因被认为是"乡村空想主义"想法,在当今时代不值得认真考虑而受到冷落。这些提出的解决方案被嘲笑为小规模的试点项目,不能扩大规模应对全球性挑战。它们也被认为是开支高昂的方案,不能与有一定经济规模的集中式方法抗衡。但是,替代能源的解决方案并非空想,开支也不高昂 -- 制定国际能源政策的书呆子只要能摆脱他们的等级偏见就会发现这点。

事实上,政治家、水电支持者和承包商所宣传的集中式项目,通常都受到许多隐藏或未怎么隐藏的补贴支持(更不用提其中包含着那么多的回扣机会),以至于这些项目根本达不到所承诺的经济规模。结果就是,这些项目往往比替代能源更贵,尼泊尔臭名昭著的 Arun 3 水电站项目就是如此。该项目受到世界银行、其他国际援助机构以及尼泊尔电力公用事业的支持。但激进分子反对这个项目,因为其成本过高,对尼泊尔及其贫困的消费者而言非常不公平。世界银行因为 Arun 3 项目而受到严厉的批评,于是在1995 年中止了此项目。而这只是证明垄断的公共事业项目在经济和道德的角度都不如分散式替代能源项目的众多例子之一。

当今世界必须面对的问题中就包括与城市化扩大相关的问题。农村生活艰苦是人们不断迁移到城市的原因。联合国预测,与目前不到50%的比例相比,至 2050 年,世界"欠发达地区"人口的 64% 将移居到城市地区。这种规模的城市化意味着贫困、犯罪和流行病这些潜在灾难。要避免未来出现这样的问题,农村的生活必须得到改善。只要是最有效、最显著的方法,都可以尝试,尤其是本次"圆桌讨论"中探讨的可替代能源的策略。这并非乡村空想主义,而是鼓励村民自治,保护人们免受贫民窟生活恐慌的策略。

关于未来发展的能源议程应支持任何有希望阻止农村贫困人口集体迁移到城市贫民的举措。政策应建立在已被证明成功可行,以社区为基础的可替代能源系统之上。并且,在设计能源系统时,必须考虑寻求公正公平的可替代能源的方法 -- 作为对官僚式公用事业所展现出的控制倾向及私营部门无情谋利倾向的制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