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01/2013 - 07:19

既得利益与虚幻的威胁

Evgeny Buzhinsky的第三轮文章反映出一种心态,而正是这种心态阻碍了各国认真地去探索无需依托核武器的国家间安全模式。

Buzhinsky在文中列举了一系列让俄罗斯进一步削减核武库的苛刻条件,并写道,俄罗斯必须首先"在常规及高精度武器领域达到与美国并驾齐驱的水平"。很可惜,这种说法意味着倘若美国以常规及高精度武器对俄罗斯施加威胁,俄罗斯便可以发动核袭击作为合理回应。另外,Buzhinsky还表达了对俄罗斯周边国家军事现代化行动的担忧,并称在俄罗斯进一步削减核武器库之前,"俄政府必须首先确保其领土完整"。然而,若俄罗斯在常规及高精度武器领域赶上美国,其他国家也将试图追赶俄罗斯的水平。难道人类注定要生活在这种永无休止的恐惧中吗?

有一点也许更切中要害:俄罗斯的国防工业影响力巨大,且与手握大权的政治集团过从甚密——俄罗斯的危机感居高不下,是否正因为国防工业能从中获益?类似的问题也适用于巴基斯坦:巴基斯坦军方坚持印度威胁论,是否因为放弃这一观点将削弱军方在巴基斯坦权力结构中的重要地位?

只要各国仍受制于有利可图之人散布的威胁论,那么正如Buzhinsky在其第三篇文章中所言,摆脱核武器就还需要一段时间——应该说是很长的一段时间。不仅如此,核战争与核恐怖主义也将成为长期挥之不去的风险。

突破现状。我在第二轮讨论中提议由全球签署一份有法律效力的公约来禁止使用并禁止威胁使用核武器。Buzhinsky在第三轮文章中提出了几条反对意见。

首先,他"无法理解倘若不能使用,拥有核武器的意义何在"。但这恰恰是这一公约的目的所在。各国抵制裁军是由于相信核武器可以使用——不论是军事意义上还是政治意义上的使用。然而,若全球签署公约禁止使用并禁止威胁使用核武器,核武器库便毫无用武之地,渐渐地各国都会有意愿开始实行裁军。

其次,Buzhinsky对《不扩散核武器条约》(NPT)与我提出的公约之间关系应如何协调提出了质疑:NPT的非缔约国一旦签署公约,是否"意味着其核武器国家地位突然间获得了承认"?然而Buzhinsky却忽略了一点:这些国家在获得核武器国家地位的同时也放弃了使用核武器的权利。因此,不论签署公约给予NPT非缔约国何种地位都无关紧要。

Buzhinsky提出的第三点反对意见是该公约将完全摒弃核威慑的理念,使所有拥有核武器的缔约国不得不改写各自的军事学说。但那又如何?难道各国不是本就会根据威胁及技术的演变而定期修改军事学说吗?

也许正如Buzhinsky所说,我的提议"并不符合当下的局势"。然而,突破现状正是知识分子的特权——甚至是责任。

真正的威胁。参与本次主题讨论的两位同仁都认为核事务的现状危机四伏。然而令人失望的是,两位似乎都缺乏意愿去设想一个不沉迷于核武器的国际安全格局。Sadia Tasleem指出了几条"被普遍接受却未经验证的核威慑理念",包括"核武器能扭转国家间力量不均的局势"和"核威慑曾成功防止了敌对的核武国家之间爆发战争",这是值得赞许的。她还呼吁各方彻底地重新审视这类观点。然而,倘若她能说服其巴基斯坦同胞相信许多传统的威慑理念其实站不住脚,那么她就能最大限度地为全球安全做出贡献。另外,Tasleem也感叹"军备控制与不扩散机制正在困境中挣扎",担忧这两大进程将最终失败;但她提出的解决方案却缺乏足够的广度与说服力。只要各国仍沉迷于核武器,两大机制失败的日子将不会太远。

自人类开发出核武器以来已过去了近七十个年头。事实证明,核武器对国家安全弊大于利——即便对常规军事能力相对较弱的核武器国家也不例外。当各国试图以核武器弥补常规军事能力的不足时,他们针对的往往只是自己想象中的威胁。然而近在咫尺的、真真正正的威胁,其实是核武器本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