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22/2013 - 08:14

核不扩散的挑战和解决方案

随着全球化的发展,政治秩序正经历越来越大的压力。国际组织和非国家行为体正在侵蚀着国家主权的传统观念,挑战国家在政治、军事、领土和法律领域的垄断权力。事实上,诸如"核不扩散条约"(NPT 条约)这样的国际协议正是压缩国家主权的因素之一。

NPT 条约拥有189个缔约国,是核问题上最具影响力的条约。但是,在该条约生效后的 42 年间,世界已经发生了改变。若该条约要继续存在,那么它必须得到更全面的实施,并且核查程序必须减少歧视性。这一切都需要通过加强全球合作来实现。

可怕的前景。 要在一个一体化的世界继续被视为一份有影响力的文件,该条约就必须就重大挑战达成协议。条约机制必须更加善于对抗核恐怖主义。非国家行为体的出现对冷战时期制定的核不扩散机制是否能够应对当代威胁提出了质疑。根据该条约第一条,"每个有核武器的国家……承诺不向任何接受国转让核武器或其他核爆炸装置或对这种武器或爆炸装置的控制权。"但在越来越多的非国家行为体挑战国家权威的世界里,对这个原则的坚守并不能得到保证。

近年来,利比亚叙利亚等国家被指控寻求发展核武器;自前苏联核走私的证据也已出现;并且纽约和伦敦等城市都已成为恐怖主义的袭击目标。所有这些都造成了对恐怖分子进行核袭击的恐惧。非国家行为体逐渐与国家势均力敌,但 NPT 条约无法对非国家行为体施加控制。这突出了国际核安全峰会等国际举措的重要性,它们有助于建立更加协调、坚定的打击核恐怖主义威胁的全球力量。峰会的根本目标是保证所有易流失核材料的安保;为了实现这一目标,各国必须兑现其承诺投入的资金和资源,并且在许多情况下,应增加在核安保方面投入的资金和人员水平。

流氓国家和局外者。流氓国家以及未签署 NPT 条约的国家对该条约构成了严峻的挑战。这一挑战需要一个国际协调的回应。朝鲜这样的国家不再是该条约的签署国,伊朗这样的国家虽然是该条约的缔约国,但有时被定性为流氓国家,但无论如何,这些国家仍在维护各自地区的和平上发挥着关键作用,因此它们必须被带到谈判桌上。

同时,对非缔约国必须一视同仁,并且抑制其核扩散的措施也必须一致。在这方面,印度是个很奇特的案例 -- 新德里和华盛顿签订了核合作协议,而且尽管印度不是NPT条约的签署国,"核供应国集团"却还是授予它豁免权,允许其参与核贸易。加拿大最近确定了它在 2010 年与印度达成的核合作协议的具体细节,澳大利亚似乎也正朝着向印度出口铀的方向前进。通过像这样的决定,国家优先考虑的是与印度的战略关系和自己的商业利益,而非核不扩散机制。在日益一体化和资本主义的世界,若该条约要保留任何对政治决策的影响力,它就必须得到更加公平的执行。

放下你的武器。NPT条约未能提供一个全面的核武国裁军计划。该条约第六条只规定了模糊的义务,即缔约国将"就早日停止核军备竞赛、核裁军及缔结一项全面彻底的裁军条约的有效措施真诚地进行谈判。"但是,当今世界所处的情况是,对核裁军的承诺必须要超越"真诚地谈判"。非核武器国家相当程度上的不信任源自一个事实,那就是该条约阻止它们获取核武器,然而与此同时,核武国家的核裁军事宜却推进得如此缓慢。因此,该条约能否继续存在取决于是否能建立一个全面、非歧视性的核裁军框架。

反核倡议"全球零核""全球零核行动方案"的形式提出了一个具体的裁军路线图。该方案的优势之一,是在这个过程中纳入了如印度和巴基斯坦等对消除核战争危险起着关键作用却未签署NPT条约的国家。无论如何,许多支持全面核裁军的人认为,随着全球化在政治、经济和文化方面继续推进,一个崭新的、具有法律约束力的全球性核武器公约是向前迈进的最佳路径。

全球化、技术扩散、地区安全挑战和非国家行为体力量的加强等因素可能会导致更多国家 -- 即使是 NPT 条约签署国 -- 有意向获得核武器。建造和维护这些武器的成本也许会抑制核扩散,但更重要的是,拥有核武器的国家要展示真诚的裁军承诺,进而为其余国家树立榜样。如果国际社会能优先应对世界人道主义危机,而非这些致命武器的获得,那么核武器的增长就有可能会停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