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26/2013 - 11:54

媒体职责不应止于批判

自2011年革命爆发以来,埃及公众对政治的兴趣急剧高涨,没有比政治更能吸引人们眼球的话题了。报章杂志充斥了政治新闻与分析,留给科学与核事务报道的空间所剩无几。这种情况在新兴独立报章中尤为严重:因为埃及并没有独立的报纸印刷企业,独立报社想要印刷报纸,只能通过《金字塔报》(Al-Ahram)、《共和国报》(Al-Gomhuria)、《消息报》(Al-Akhbarelyom)等国有报社,何时印刷、分销方式、版面数目乃至彩页页数的决定权都掌控在国有报社手中。面对这样的约束,独立报社的总编们必须在报道题材上做出权衡,而在政治与科学之间他们往往会牺牲后者。如今,随着埃及本就时断时续的核能项目再次搁浅,对核事务的关注更是跌到了谷底。

缺乏版面仅仅是埃及科学记者面临的诸多主要问题之一。另一个问题是政府缺乏透明度,官员吝于提供信息。但是,独立报社本身也并非无可指摘:他们的评论风格多停留在对政府的批判上,而未能对指出的问题提供解决建议。埃及的汽柴油及丁烷气短缺问题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独立报章对此的报道主要局限在加油站的拥堵状况,而没有通过采访科学家或其它专家寻求缓解局面的可能对策。

记者在是否发展核能这样的国家事务决策上扮演着举足轻重的角色。从未来用电需求到核安全问题,提高公众对这些相关问题的认识是记者无法推卸的责任。在这一点上,埃及记者也可以做得更好。2012年7月,电力和能源部报告中提出埃及应发展核能以满足未来每年300兆瓦的新增用电需求。对此各大报章纷纷表示质疑,但对于如何在不发展核能的同时满足埃及的用电需求却只字未提。另外,关于在El-Dabaa地区建设核电站的提议,各报纸应该向公众发表专题报告,探讨El-Dabaa是否是建设该设施的合适选址,而不是一味地报道抗议活动。(El-Nagila作为未来反应堆的可能选址也值得关注。)

与此同时,El-Dabaa附近居民有权得到政府更多的重视。一旦核设施发生事故,首当其冲的就是居民。因此,政府应将核电站选址流程透明化,邀请科学家、环保组织、当地居民与记者共同参与。这样一来,政府与媒体就都能履行各自对公众的义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