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18/2013 - 14:01

紧密相连的世界,巨大的失败

世界任何地方发生核爆炸的假设都令人害怕,但是出于种种原因,这并不是完全不可信的。核对手之间有关威慑逻辑的可疑性可能会在不断变化的地缘政治环境中被揭开。心怀不满的非政府行动者可能会获取制造核武器所需的知识和材料。或者,一个简单的事故也可能导致核爆炸。无论是上述情况里的哪一种,一起核爆炸事件就可能引起一连串的报复行动。

在转向讨论核爆炸的人道主义影响之前,或许应该先承认核爆炸未必会激起全世界要倒转核历史的事实—抛弃原子能。自从第一次释放原子能量后,试图遏制这种能量的过程是曲折的(见证持续启动的核武器计划以及许多地方民用核能的重要性)。在多大程度上核爆炸能让世界抛弃原子能,可能取决于核爆炸的规模以及对谁的影响最大。如果爆炸发生在拥有特权的发达国家,它得到的国际社会关注将大大超过爆炸发生在边缘化的发展中国家—即使发展中国家的人口密度往往高得多,因此死亡人数也可能会更多。不幸的是,人的生命价值并不总是一样的,而这深刻地影响着我们称之为的"政治悲剧"。

同时,核爆炸可能会残酷地提醒人与人之间仍然存在的不信任感;大国和中小国目光短浅的未来计划; Robert Jay Lifton 最近在《原子科学家公报》上讨论的"杀戮的技术"("technologies of killing")。一次核爆炸事件将等同于国际公共政策的一个巨大失败,危害的不仅是人类居住的环境,还有人类的本性。

严峻的形势。但鉴于这一切,核爆炸将如何影响贫穷和中等收入国家及它们的发展目标?首先,尽量远离爆炸发生国也会受到影响。当今世界紧密相连,事件的影响不再仅局限在核爆炸发生地。联合国开发计划署在其《2013 年人类发展报告》2013 Human Development Report)中强调了这一现实:"随着全球发展面临的挑战变得更加复杂和跨国界,以协调配合的方式来应对这个时代最紧迫的挑战,无论是消除贫困、气候变化或是和平与安全,都是必不可少的。"而该报告所关注的发展的四个领域—"促进公平(包括性别平等);允许更多的发言权和公民参与(包括青年);对抗环境压力;以及管理人口变化"—相应的每项工作在任何情况下都会因核爆炸而变得格外复杂。

事实上,正如核裁军组织Ray Acheson "达成关键意愿"(Reaching Critical Will)决议中简明论述的那样:核爆炸将严重地影响实现所有"千年发展目标"的进程。它会阻碍扶贫措施的施行以及促进发展合作计划的实行;限制农业生产力;损害妇女和儿童的健康;破坏国家基础设施和减少生物多样性。

在我看来,核爆炸对贫穷和中等收入国家的影响在三个方面最令人不安。第一,核爆炸很可能会使许多国家已经极其严重的营养状况恶化。核爆炸会扰乱正常的全球粮食供应和分配模式,导致病态的生存焦虑,如 Acheson 所说,这样的忧虑将导致人们囤积食品。核爆炸也将对土壤、水和空气的质量产生有害影响,并损害农业生产力。这些都将引起农产品价格的提升,从而降低穷人的购买力,即使在远离爆炸地点的国家也是如此。

第二,核爆炸因其对环境的影响,会摧毁许多人的生计。许多贫穷国家以农业为主,并且土地零散,种植收益低。核爆炸事件可能改变气候,导致某种形式的"核冬天",依赖土地为生的人将会面临进一步的贫困及公民权利被剥夺的现象。在如此严峻的情况下,甚至农民自杀潮也并非不可想象。因此,结构上处于不利地位的贫穷国家经济体现已存在的经济裂缝可能会变得更深。

第三,发展中国家的人口的健康和福祉也将受到严重威胁。不仅食物价格会上涨,而且基本药物可能会供应不足——因为药物转为供应直接受核爆影响的地区,其他地区也可能出现供药不足的情况。妇女和儿童的健康尤其可能会受到严重威胁——如 Acheson 指出,"妇女在灾害中承受的苦难不成比例并且……救灾及恢复行动中,妇女的特殊需求通常是被忽略的。"她还指出,"在灾后环境的压力下,针对妇女的暴力事件会急速增加。"对妇女生活质量的负面影响将可能直接影响孩子的福祉:妇女照顾孩子的能力将被削弱,那么孩子从营养到认知能力的需求与发展等各方面都将受到影响。

最贫穷的国家将在这三方面都遭受深重的苦难,但我也认为,中等收入国家的情况也是大同小异。中等收入国家的经济体具有明显的不平等现象,其人口的一些阶层遭受着营养不良,甚至常人无法想象的贫困。核爆炸后,中等收入国家在人类发展方面进行基本投资的能力将受到严重打击。如果核爆炸引起全球经济衰退,那么改善收入不平等这一现状将变得更加困难。然而,相较最贫穷的国家而言,在应对核爆炸冲击所带来的影响方面,中等收入国家仍展现出更强大的国家应变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