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19/2013 - 06:13

发展之丧钟

非洲处在抗衡灾难的不利境地。干旱、洪水、荒漠化等自然灾害在非洲大陆上肆虐已久。再加上它所面临的极度贫困、管理不善和传染病蔓延的现状,就解释了为什么非洲虽然拥有大量自然和人力资源,却尚未充分发挥自身优势的原因。

更糟的是,非洲几十年来一直经受着无穷的流血事件——在冷战期间、非洲大陆政治解放战争期间以及近期的内战。由于留下的战争遗留爆炸物,敌对状态停止很长时间后,仍常有伤亡现象。具有杀伤性的地雷、集束炸弹和未爆弹药是非洲大陆遗留的难以泯灭痕迹。如果有人要寻找冲突所造成的人道主义灾难的证据,非洲无疑是最适合的地方。

虽然核武器在非洲已经不存在——南非已经解除核武装,并且《佩林达巴条约》(Treaty of Pelindaba)有关建立无核武器区的条文已被批准,也得到了几乎每一个非洲国家的签署——但是核武器仍然是具有大规模杀伤性的终极武器。如果一个核装置被引爆,非洲将在转瞬之间被改变,如果核武器在世界其他地方被使用,非洲大陆也将经受其惨重的苦难。这就是为什么非洲国家不仅建立了一个无核武器区,而且还积极支持《核不扩散条约》以及核裁军目标的实施。

愿非洲站起来。今年三月,挪威外交部在奥斯陆主办了一次探讨有关核爆炸带来的人道主义影响的会议,该会议还谈论了关于世界是否能以任何有有效的方式应对核爆炸的议题。此次会议为成立禁止使用核武器并强制消除核武器的条约造势,使许多利益相关方,如:防卫、安全、外交、人权、农业和环境有关的人士重燃对处理核武器问题的积极性。非洲国家在这一过程中发挥着主导作用,非洲国家的代表们在奥斯陆会议上都各抒己见。

即使远离核爆炸发生的地点,非洲依然将会受到严重影响。世界上任何地方发生核爆炸都可能会逆转非洲大陆近期所处的发展进程。为实现千年发展目标所做的努力将会基本作废。多数现有资源将被改用去减少核灾难的影响,而实现千年发展目标的工作将被搁置。

世界上任何地方发生核爆炸都将对提供救灾帮助、难民援助和医疗保健,以及促进人权、粮食安全、扶贫和环境的可持续性的组织,产生深远影响。这些组织可能会把资源转移到其他地方的减灾工作中,于是非洲国家可能将不再获得援助。

非洲幅员辽阔,基础设施不足,再加上文化、语言和地理界限等因素造成的复杂的人文差异,使在非洲大陆建立灾难防备变得极富挑战性——如果核爆炸在非洲发生,非洲大陆上没有任何一个国家拥有相应的应对能力。可以处理核爆炸导致的烧伤情况的医院也不存在。输血服务在艾滋病毒或艾滋病盛行的当下已经达到极限,很难想象假设发生核爆炸事件,这项服务是否还能够正常运作。在核爆炸发生的城市,消防、污水处理和住房等市政服务将会瘫痪。交通运输、教育和供水系统也将会受到核爆后的短期或长期的负面影响。非洲经济体的国内生产总值已绝大多数处于较低的水平;转移经济资源来开展核爆炸后的恢复工作,只会使局势恶化,从而导致更多饥饿、健康问题增多和政治动荡加剧。

正因为非洲将可能会遭受到如此严重的核爆炸负面影响,所以非洲国家更应继续在废除核武器运动中发挥主导作用。如果非洲要避免饥饿加剧、新疾病及新兴疾病的蔓延以及政治动荡的问题——除非防止核爆炸的可能性存在,或则所有这些都将使发展成为海市蜃楼。

墨西哥将在 2014 年初举办奥斯陆会议的后续会议。非洲国家应借此机会进行估量并明确地让世人知道,聚焦发展的角度,核武器的使用将带来哪些损失。若真的如谚语所说"一盎司的预防胜过一磅的治疗",那么现在就是这么做的时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