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undtable: 双约记?
09/23/2013 - 04:23

迈向一个更公平更有效的核不扩散机制

本次 "圆桌讨论 "的问题是《核不扩散条约》(NPT)缔约国该如何确保条约规定得到公平执行。但是,因为该条约的特点就是缔约国的权利和义务不平衡——将缔约国分成 "有核国家 "和 "无核国家 "——实施该条约提出 "公平 "这一概念,坦率地说,似乎有点超现实。此外, "执行 "(enforcement)是个强大的词,因为其内涵就包含了武力(force)(事实上,以2003年以美国为首的对伊拉克的攻击作为最显著的例子,反核扩散(counterproliferation)作为核不扩散(nonproliferation)的反面,已成为美国和欧盟的优先选择)。对本次 "圆桌讨论 "而言,或许如何 "履行 "(implementation)才是更好的问题。

NPT条约作为全球核不扩散机制的核心已超过四十年。其记录却是喜忧参半。很大程度上,该条约已完成它的名字中所表达的目标,即防止核武器扩散。20世纪60年代,一些分析家预测在未来几十年内将有25至30个拥有核武器的国家,但其实目前只有9个国家拥有核武器。

尽管如此,该条约一直存在体制性的支持结构不足这个问题。NPT条约通过国际原子能机构(IAEA)的保障制度及通过出口管制制度的辅助来履行其监督职能——但该机构对违规案件可采取的唯一行动就是将之提交联合国安理会。

此外,过去几十年来,该条约的信誉已遭伊拉克、利比亚和叙利亚暗中追求核武器等事件侵蚀。伊朗的核野心目前也广受关注,再次对NPT条约的信誉提出挑战。但是,某些公认的核武器国家也对此负有一定责任。美国在德国和其他北约国家部署战场和战区核武器,俄罗斯租借给印度核潜艇,这些行为至少违反了该条约的精神。

同时,且不论是否拥有核武器,许多国家都对NPT条约持不满态度。无核武器国家加入该条约时放弃了发展核武器的权利;而作为回报,他们拥有和平利用核技术的不可剥夺的权利,他们也得到核大国承诺提供援助的承诺。拥有核武器的国家则保证加入善意的谈判,将最终实现核裁军。但无核武器国家有时抱怨核武器国家既未对和平利用核技术提供足够的援助,也未在核裁军上取得足够的进展。另一方面,核武器国家则仍对一些无核武器国家可能滥用和平利用核技术保持警惕。

为了解决这两类国家的不满,国际原子能机构可以建立一个国际财团,用来保证国家得到足够的技术和燃料供应,这些国家则以下面两点作为回报:第一,对退回乏燃料作出安排,第二,加入NPT条约《保障协定》的附加议定书——1991年海湾战争后发现伊拉克的核武器活动之后,起草了这一议定书,以加强IAEA检查制度。(许多国家并未签署或批准此议定书。)然而,在任何此类财团下,获得核技术和燃料的条件都必须严格基于标准,而非个别国家的政治偏好。

此外,IAEA的财政和人力资源必须大幅提高。加强这些资源也要求各成员国公平承担责任,这样大国才不会因出资较多而拥有专横的影响力。

NPT条约另一个长期存在的问题就是3个顽固分子——印度、以色列和巴基斯坦都已获得核武器。(朝鲜作为唯一一个加入核不扩散机制后又退出的国家,也已获得核能力)。根据NPT规定,这些国家只能以无核武器国家的身份加入,但印度和巴基斯坦不能接受这一要求。该条约增加修正案或能解决这个问题,但修正案程序繁琐,许多人担心对NPT条约进行修正将如同打开潘多拉的盒子。因此,这个问题对很多人来说是非常棘手。

然而,在不过分修改条约的前提下,还是可能制定出一项附加议定书,让这三个离群的国家承担其他核武器国家同意的义务,而作为回报,其核武器国家的身份将得到接受。最终,成功建立中东无核武器区可解决以色列和伊朗问题。朝鲜问题可在将来通过六方会谈进程或通过朝鲜和美国之间的双边协议来解决。到那时,NPT条约已应实现了普适性。

现在和以后。这些目标雄心勃勃,并不会马上实现。同时,IAEA跟核供应国合作,可采取几个步骤来加强全球核不扩散机制。其中一个步骤就是成立 "核电园区 ",使供应商或国际财团可在东道国提供的场地建立并运营核电站;供应商或财团将自己提供燃料并移除乏燃料,不介入当地人力。另一个值得探讨的想法就是可停泊在港口并连接到当地电网的船载发电站。IAEA也可以进行抗扩散核技术开发发面的研究,以减少转移和作弊的可能性。该机构可为此动员旗下的专家队伍,也可利用发达国家来研究这些系统。与此同时,5个公认的核武器国家应在为无核武器国家提供消极安全保证上表现出更多的紧迫感,减轻无核武器国家的安全关切和减少刺激它们寻求核武器的因素。(消极安全保证已列入裁军谈判会议的议程,但尚未得到认真讨论。)

也应开始进行相关谈判,目标是最终达成一个公约,将核武器定为非法。这样的谈判将延续数年;同时,上述所述方案可加强核不扩散机制并最终使其普适性得以实现。这将有助于向所有人提供保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