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26/2013 - 08:05

行动,而非论证

在第一篇文章中,我和我的同行都基本赞同这一观点:一次核爆炸,无论是蓄意或意外,都会对国家和个人带来极其严重地影响,并且其危害将不只是局限在边界之内。历史证明,过去的核爆炸造成了即刻及长期的灾难性后果,这些在核试验和战时的核爆炸中都有所体现(尽管以不同的方式)。然而,尽管自冷战期间储备大量核武器后的政治情况已经发生了很大变化,但是世界仍继续受到核武器潜在破坏力的威胁。

Siddharth Mallavarapu的第二篇文章,探讨了如何将人道主义问题纳入必须废除核武器的论证中。但在我看来,论证已不再需要。相反,非核武国必须要对核武国家施加有效压力,直到最终达成共识—宣布拥有及使用核武器是非法的。

2013 年 3 月,奥斯陆召开了有关核武器造成的人道主义影响,该会议使实现"核爆炸变成历史"这一目标迈进了一大步。为期两天的会议吸引了来自超过 125 个国家、许多联合国及非政府组织以及众多媒体代表。遗憾的是,《核不扩散条约》中认可的核武国均未参加此次会议(虽然该条约外的核武国印度和巴基斯坦派了代表)。

墨西哥是此次大会后续会议的主办国,后续会议定于 2014 年年初召开。选择墨西哥是明智的,因为自 1967 年签署并批准了《特拉特洛尔科条约》,建立了拉丁美洲和加勒比海无核武器区后,墨西哥就正式开始了反核武器的行动。召开后续会议的意义,部分在于保持裁军倡议的连续性是至关重要的。要将核爆炸的非法性变为现实,非核武国必须持续地向核武国施加必要的压力。

赞成核裁军的论据非常有力,也广受支持。所以,现在并不是提出新论证的时候,而是要为最终签订禁止核爆炸条约,做出持续且积极的努力。

积累的知识。我想另外再提出一点:虽然废除核武器是必要的,但在我看来,核能却并非如此。把原子能源的起源只与在二战期间对核武器的发展和使用相联系,是不恰当的。在过去 的70 年中,人类已经探索出了大量有关"和平利用原子能"方面的知识。这些知识被应用到能源、工业、医药等行业,从而起到了提高生活质量和延长寿命的作用。

更具体地说,人们已从切尔诺贝利和福岛第一核电站等事故中学到了宝贵的经验。人们可以强烈地反对核电,但辐射安全和运输安全的实际操作正在稳步提升。在应急准备、废物处理以及防恐安全性方面也都在提高。我认为,与核能有关的事故并非最紧迫的危险;腐败或内部人士的恶意行为才更令人担忧。但是,最终的危险仍来源于核武器本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