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28/2013 - 06:43

供应、需求,还要有明白重要的是什么

在有关发展中世界核能的国际对话中,防扩散界和发展中国家本身往往太过看重这场论辩中的某些方面,太过轻视另外一些方面。正如P.R. Kumaraswamy在他为"圆桌讨论"写的第一篇文章中提到道的那样,对武器扩散的过多关注使得防扩散界有时无法真正理解发展中国家不断增长的能源需求,进而不能找到满足这种需求的方法。此外,防扩散的倡导者通常主张忽视气候变化,然而,气候变化对发展中世界有不可预测的影响,这可能意味着比扩散本身更大的危险。

与此同时,一些发展中国家对采用核电的考量可能源于过度重视能源安全和不够重视能源方程中的其他元素。事实上,能源安全战略可能让发展中国家受限于传统的能源规划方法,并且总是偏向于数量有限的几个供应选择。无论发展中国家多么需要能源,如果这些国家仅选择扩大供应,它们就做错了。

但是,总的说来,对供应方技术关注过多是能源论辩的典型特征。可从根本上改变输送系统及终端使用最终用途的基础设施的战略则往往遭到忽略——尽管要彻底地进步到现代高效的基础设施,也可通过我在第一篇"圆桌讨论"文章中提到的那些技术解决方案(包括零能耗建筑、分布式发电及使用较少能源的运输系统)来实现。

然而,许多发展中国家的特点都是能源需求被抑制以及人口不断增长。因此,哪怕是极为大胆的需求方创新的项目也不足以平衡这些国家的能源方程。根据2010年世界能源展望统计,世界上约有14亿人口(其中约85%在农村地区)仍未用上电。到2030年,即便没有落实任何扩大供电的新政策,这个数字也预计将下降到12亿,但12亿仍占世界人口的15%左右。同时,约27亿人不能使用现代的烹饪燃料,预计到2030年将增加至28亿人。由于燃烧生物质产生温室气体且对人体健康有害,不能使用现代烹饪燃料是个很大的问题。

有鉴于此,哪怕是采用先进的需求方技术这种大胆的政策,也不会解决每个国家的能源问题;许多情况终究将证明扩大供应基础地是必须的。发展中国家的许多人受到的不正规或低品质的能源服务,束缚了人们改善生活的雄心,更广泛地看,这也阻碍了国家在经济发展上做出的努力。因此,发展中国家寻求扩大能源供应并考虑将核能纳入其中,是绝对正当合理的。

因此,国际社会不应妨碍发展中国家各国发展核电,而应试着帮助它们发展中国家以经济有效成本效益高且环保气候友好的方式来满足它们的能源需求。提供技术当然是​​援助方式之一,但供应方技术并非唯一重点。其他措施可包括使融资更为便捷,从而推动创新型低能源发展,发展可再生能源和现代需求系统,跨越式地提高建设到农工业部门等各领域的效率;对有能力进行可持续能源系统管理的社会机构和当地人才提供更大支持。当然,跟其他发展中国家一起参与技术转让,并争取更广泛的南南合作,对发展中国家来说也很重要。

核电对发展中世界而言是正当的能源选择之一。在很多情况下都存在这都是错误的选择,而且,对发展中国家而言,最糟糕的结果将是追求不当的能源选择,并且同时创造不可持续的未来能源需求模式。尽管如此,能源服务需求的确在增长,也必须以务实的方式来应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