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3/2013 - 05:47

激起理性的恐惧

第二篇文章主要探讨的是如何把人道主义问题与废除核武器的论证最好地整合在一起。作为国际防止核战争医生组织(International Physicians for the Prevention of Nuclear War,简称:IPPNW)的联合主席,我经常被邀请进行这样的论证。在 IPPNW 看来,必须禁止核武器的缘由正是因为其导致的人道主义后果。但令人意外的是,考虑到强有力的核裁军论据,这些论点有时可能会引起负面回应。

要论证人道主义这一议题很容易。大规模死亡总是令人厌恶的,非自然灾害而是好战或者疯狂行为导致的大规模死亡则更是如此。只需以广岛和长崎为例就能证明核战争带来的苦难—烧焦的尸体、失明双眼的瞪视、市应急系统瘫痪而无法给绝望的人们救助。在这样的情况下,人们往往感觉人不如生。这还不包括核爆炸所带来的长期影响,如:饥荒、"核冬天"、新型和新兴癌症以及大范围的先天缺陷。

知晓爆炸力的公共卫生工作者认为,即使是比核爆炸规模小的爆炸,也能恰当地纳入到有关核武器及其人道主义后果的公众讨论中。国际防止核战争医生组织的医生试图提前向世界发出潜在核灾难的警告,从而激起人们的理性恐惧。这既可以从科学领域来证实,例如发表关于核辐射尘导致皮肤癌的研究报告。也可以从人性的角度出发,用核爆幸存者(日文为Hibakusha)的证词,包括其医生的证词来体现。

这些观点都传达了令人不得不行动的紧迫讯息。但是,公共卫生积极分子会遇到一些令人出乎意料的回应者。我并不是指那些对要求禁止核武器的证据漠不关心的好战者,我也不是指那些在国防和安全领域用核威慑的教义来为核武器继续存在而辩护,或是指出核武器可作为掩体炸弹使用的人。

我所指的,是当提及广岛和长崎时,那些认为这些核爆与此时此刻无关,认为它们是久远过去的一次性事件的人;或者是,那些当注意力转向核爆幸存者的苦难时,认为这是令人厌恶的散布恐惧心理的伎俩(有些人甚至认为,那些反抗强大的美国及其同盟国的原子弹爆炸受害者,是罪有应得。)。发起反核武器运动的公共卫生执行人员通常会被冠以 "散布恐惧心理者"或"世界末日预言家"的名号。

反对废除核武器的人通常指出,核武器自 1945 年起再未被用于战争。但这是纯粹的运气,侥幸从来不能保证一劳永逸。大规模甚至全球范围歼灭行动的可能性依然真实存在—一失足成千古恨。除非人们能像罗素和爱因斯坦在 1955 年所呼吁的那样,"牢记人性,忘却其他仇恨",否则蘑菇云仍可能招致世界末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