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9/2013 - 07:12

减少排放,跳过虚假补偿

今年 5 月,位于夏威夷冒纳罗亚火山顶上的测量站在连续 24 小时的时长内,探测到大气中的平均二氧化碳浓度为百万分之四百。过去三百万年来——从人类尚未出现时起,碳含量可能都没到达过这么高的水平。

人类活动要为高二氧化碳浓度负责,但大多数人燃烧的碳相对较少。据联合国开发计划署表示,地球上最贫穷的 10 亿人只需为 3% 的碳排放负责。(但是,他们中的许多人生活在农村地区和城市的贫民区,在面对气候变化相关威胁时是非常脆弱的。)同时,生活在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the Organisation for Economic Co-operation and Development)成员国的那 12.6 亿人导致了每年新排放到大气中的碳总量的 42%,并且他们的国家要对过去排放到大气中的碳负起绝大部分责任。

基本价值观,如正义和对人尊严的尊重,使得以下这点显而易见:最应该为大气中碳含量负责的人——最富有的七分之一——应该燃烧更少的碳,并付出最多来应对使用化石燃料而产生的问题。但燃烧化石燃料是很容易让人上瘾的。迷上了它的人都会绞尽脑汁来避免出现戒断症状。

其中一个方法,就是燃烧从地球表面(生物质)取得的碳,而非从地下(化石燃料)提取出来的碳沉积。这个想法乍一看似乎很有道理,因为生物质燃烧时排放的碳量,与其在生长阶段储存的碳量是一样的;这样应该就不会导致大气含碳量的净增长了。但事情并非如此简单,当这个想法得到工业规模的应用时,要把所有投入和间接影响都考虑在内。

欧洲环境署科学委员会(The European Environment Agency Scientific Committee)认为,生物能源"是为了减少温室气体排放,但增加了空气中的碳量......假设收获生物质使植物和土壤中储存的碳量降低,或使持续的碳封存减少。"并且许多人认为,尤其是生物燃料实际上使用的能量比其产生的能量更多。此外,用生物能源替代化石燃料,意味着大量的农业用地或林地将被改作此用。大规模毁林开荒——会消除碳汇,增加总的碳浓度——由于增加如棕榈油等商品的种植,这种情况已在印尼和其他一些国家发生了。

有各种合理的方法来减缓气候变化。现代农业实践要为全球 14% 的温室气体排放量负责,可被有机农业取代,后者可以碳中性的方式进行,甚至可能在土壤里储存大量的碳。但是,这将需要世界上的富人改变他们的消费习惯,比如少吃肉。森林可以重新生长,重新发挥碳汇的作用——不过,只有在森林总面积扩大的时候,才能产生净效果。在经历过几百年的砍伐之后,欧洲的森林自 20 世纪 50 年代起开始恢复,在近几十年来发挥着碳汇的功能,但目前正显示出接近碳吸收饱和点的早期迹象。

不过,真正必要的是人们——尤其是富裕国家的人们——减少碳排放。为了实现这一目标,就可能有必要在富裕的国家引入碳税。但是,发达世界的大排放国还在继续寻求其他的解决方案。这就好像一个吸烟者,打算不戒烟,却决定搬到郊区呼吸干净的空气。这是一种虚假形式的补偿,而且生物能源是与之相似的。生物能源带来的是一个更为绿色的经济的错觉,使人们推迟做艰难决定的时刻。然而,比起吸烟者不戒烟,主要危害的是自己,消耗大量化石燃料的富裕国家则将伤害转移到无辜的人身上。

如果不发生改变,那不如就放弃以正义和尊重人类尊严为价值观的托词。无论如何,这些价值观已经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饱受磨难了,因为各国已经辜负了《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里谈及的"共同但有区别的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