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6/2013 - 13:38

从"小"思考

在第一轮文章中,José R. Moreira 主要探讨了生物燃料满足运输燃料需求的潜能,并同时也能减缓气候变化。他在很大程度上对生物燃料做出了正面的评价,这一点也不奇怪,毕竟在他的祖国巴西,生物燃料的地位相当突出。Roberto Bissio 讨论了生物能源项目对森林和农田的潜在不利影响,同时也关注了发达国家减少二氧化碳排放量的责任。虽然我同行们的观点截然不同,但目前为止他们有一个共同点:大型的生物能源项目。我认为,小规模项目——由于其有潜力减轻气候变化并支持农村可持续发展,而不会破坏粮食安全或招致不可收拾的费用——应该得到大量关注。

国际能源机构(the International Energy Agency)估计,全球有 27 亿人缺乏清洁的烹饪设施,有 13 亿人用不上电。苦于能源不足的人中,84% 的人生活在农村地区。该机构认为,生物能源可在实现全球地区,尤其是农村贫穷地区都可使用清洁能源这一点上,可起到显著作用。一系列现代化小规模技术可以促进这方面的工作。这包括高能效的炉灶、用沼气做饭和实现村庄电气化、生物质气化炉以及使用蔗渣(甘蔗榨汁后剩下的纤维)的分散式热电联产系统。部分由于这些以生物质为基础的选项可以减少不可持续的生物质收割所导致的二氧化碳排放,它们可减少十亿吨的年平均温室气体排放量。它们还可以减少 60% 至 90% 黑炭造成的碳排放——主要是烟尘——即被认为导致每年 200 万人死亡的罪魁祸首。

世界银行对墨西哥的的一份涵盖 2009 年至 2030 年的详细研究报告认为,采用先进的生物质炉具可在产生净经济利益的同时,每年可降低 19.4 兆吨的二氧化碳排放——比在住宅部门采取任何其他行动所能减少的排放量还要多。同时,印度的一项研究把村庄电气化采用分散式生物能源所具有的缓解气候变化潜力,以及森林固碳的缓解气候变化潜力进行了对比。这项研究的结论是,百余年内,用生物质能取代柴油将可防止每公顷 92.5 吨的碳被排放到大气层中。造林项目所能做到的相对较少。长轮伐期项目可防止每公顷 45.2 吨的碳进入大气层,而短轮伐期项目仅可防止每公顷 23.9 吨的碳进入大气层。

分散式地应用小规模现代生物能源的选项——尤其是在发展中国家的农村地区——通常是双赢的。这可以带来气候、环境和社会利益,同时避免对粮食安全产生不利影响。在生物质能的讨论中,重要的是要避免过度关注为运输而大规模生产生物燃料的情况。还有其他方法可以减缓气候变化并同时对环境和粮食生产只带来最小的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