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25/2013 - 06:15

当恐惧合理却有害时

就我早先提出的"现在是时候朝着核裁军采取行动,而非再作论证了"这一论断,Siddharth Mallavarapu 在第三轮文章中作出了回应,写道:"行动与论证不可分离。"他说得没错,不过我可能在前一篇文章中过度强调了我的论点。事实上,朝着废除核武器这一目标前进的最好方法是—得到合理论证支持的有力行动。

核武器的存在对地球上的每个人都构成了心理威胁。其他生物和化学的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也是如此,尽管其破坏性小于核武器,但制造却更容易。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无法区分军事和平民目标,并且只要它们存在,就没人能真正感到安全。核武国家因疯狂、意外或误判而可能引发的核战争,或者恐怖分子有获得核武器的可能性,面对这样持续的威胁,人类的心灵备受伤害。Robert Mtonga 在第二轮文章中写道,裁军支持者必须唤起他人的理性恐惧,我认为这一观点很正确。但是,在恐惧是合理的且必要的情况下,无人获益。

当然,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存在所带来的后果并不仅止于心里层面。例如,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存在意味着各国必须对其边界施加严格的控制措施;否则,非法货物流通可能会让核扩散国或恐怖分子获得制造核武器的危险材料。但是,这种高度控制措施会阻碍贸易和旅游业的发展,以及对国家间的合作构成障碍。

战祸。冷战结束后二十余年来,世界核武库仍然包含超过 17000 枚核弹头(包括那些已废旧却尚未被拆除的弹头)。这些在在战争被再次使用的武器,随时有可能破坏人类文明。

正如我在第一轮文章中所讨论的那样,使用核武器违反了国际人道主义法。仅仅是武器的存在就违背了《联合国宪章》的宗旨,《宪章》所提出的第一目标就是"避免下一代再遭战祸。"国际红十字与红新月运动(以下简称"运动")讨论了"人类因核武器遭受的无法言喻的苦难……它们对环境和子孙后代所造成的威胁及其导致的风险升级的危害性。" 运动认为,"无论人道主义援助工作准备得多充分,都是不足够的"。从我所在的拉丁美洲地区的多数人的角度来看,使用核武器将不亚于战争犯罪。因此,发展中国家——即使不是攻击目标,也将遭受核爆炸所导致的人道主义后果,对持有核武库的国家持续地施加裁军压力是必要的。

在 2013 年 3 月的奥斯陆会议探讨了核爆炸的人道主义影响,一些国家的代表强调,不使用核武器的唯一保证是彻底的消除核武器。2014 年 2 月的后续会议预定在我的祖国墨西哥举办。这将为世界提供另一个朝着废除核武器这一目标努力的机会。而这项工作的开展必须结合合理的论证和实际行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