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26/2013 - 06:55

小规模,小贡献

在第二轮文章中,NH Ravindranath 支持了小规模的生物能源技术,如高效的炉灶及用沼气实现村庄电气化。他写道,这些技术可以减轻气候变化,支持农村发展,减少烟尘等等。可以肯定的是,Ravindranath 所讨论的技术如果证明为有效且适合——并且专利保护不会成为采用这些技术的障碍的话,那么它们将在世界各地受到欢迎。但由此减少的温室气体排放量也将是很少的。

为什么呢?因为这些技术将减少穷人的碳排放,而穷人本来产生的碳排放就很少。正如我在第一轮文章中所说,全球最贫穷的十亿人只负责 3% 的全球碳排放。而属于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国家的 12.6 亿人占了 42% 的排放量。富人的排放只需减少仅仅 8%,可以实现的气候变化减缓效果就大于穷人将其排放量降至零所能取得的效果。富人可以通过改变自己的生活方式来实现这 8% 的减排,生活方式的改变也并不明显。可对于穷人来说,100% 的减排将意味着永久的痛苦。

Ravindranath 谈及了在印度开展的一项研究,这项研究调查的是用生物质能取代柴油燃料所能带来的减缓气候变化方面的好处。他报告说,"在一百多年里,(这种方法)将会阻止 92.5 吨每公顷的碳进入大气层。"一百年!美国人均年要为 17.6 吨的碳排放量负责。想象一下,一户四口的美国之家不知怎的存活了 100 年,这家只需要减少 1.31% 的排放就能实现 92.5 吨的碳减排。这么少的减排很容易就能通过更高效的厨房或汽车、更好的保温效果或稍微多骑自行车实现。比起把印度一公顷的土地用来生产生物质能原料而言,这种方法对所有相关方来说肯定是个更好的方法,毕竟这些土地可以用来为印度家庭生产粮食。

我还要指出,生物质能是任何重要的有机农业战略的一个组成部分,有机农业是我在第一轮文章中就强烈建议的一种实践。世界各地的农民数百年来一直践行着可持续农业——无需消耗化石燃料,因而不会危害气候。直到发展"现代"农业——高度机械化,并依赖于化肥和农药的密集使用——才把农业变成了如今要为 14% 的全球温室气体排放负责的一个部门。

需要减排的并非穷人。若非如此,就相当于变相指责穷人,要他们为一个并非他们造成的且已使他们过分遭受苦难的问题负责。事实上,减缓气候变化的英雄——并非开发新技术的工程师——而应该是传统的有机农业家,他们使用生物质能的方法与祖先数百年来可靠地使用生物质能的方法是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