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31/2013 - 05:52

做大的好理由

在第一轮文章中,N.H. Ravindranath 讨论了将生物质作为主要能源来源的不确定性,并花了几乎同等的篇幅探讨了生物能源的优势及与不恰当的生物质原料生产相关的风险。Ravindranath 的方法,对于起草一份极具冲击力的那种需要数个国家多个部门批准的文件,似乎是合适的。但是,在一个像这样的"圆桌讨论"中,也许并不需要展现这种严谨的毫不偏私。生物质能面临着严重的障碍,其中包括传统能源供应商对它兴趣平平。拒绝在生物能源上明确立场,在某种意义上来说也对利用生物能源的优势构成了障碍。

我同意 Ravindranath 所说利用生物能源需要小心的观点,并且事实上,这是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IPCC) 2011 年可再生能源和减缓气候变化特别报告的主要结论之一。正如我第一轮文章中所提到的,生产生物能源的方法可以是好的,也可以是坏的。如果采用的是好方法而不是坏方法,那么就会产生显着的优势。

要采用正确方法,应该做的包括基于特定区域的基础评估生物能源的潜力。在一些地区,农村劳动力、土地、水和阳光的可用性使这些地区可以以合理的成本产生大量生物能源。其他区域由于缺乏这些元素中的一个或多个而不适合生产生物能源。这是生物能源在可以帮助减缓气候变化的同时,并不能作为唯一解决办法(正如 IPCC 反复强调的那样)的一个原因。

在第二轮文章中,Ravindranath 对生物能源采用了一个"小即是美"的论调,认为 Roberto Bissio 和我在第一轮文章中过度注意大型生物能源项目。不过,我坚持我对大型项目的重视。为什么?因为在生物能源项目上已经花了几十年的努力,蓬勃发展的主要是大型项目。

但是,支持大型项目并不意味着忘记农村的穷人,也就是 Ravindranath 在第二篇文章花了部分篇幅所关注的人群。事实上,我认为,大规模的生物能源项目能够在缓解农村贫困上起到很大作用。穷人之所以穷,相当程度上是因为在他们居住的地方并不存在有利可图的市场供其销售他们有能力生产的东西——即食物,记住这点很有用。供农村穷人销售粮食作物的城市市场则往往饱和且竞争高度激烈。生物能源市场不同。城市居民数量目前超过一半的世界人口,有经济能力购买生物能源。这个市场尚未饱和,对农村的穷人开放。大型生物能源项目,如用甘蔗产乙醇或用粮食作物产生物柴油等,创造大量的就业机会,并让农村的贫困人口有机会作为企业家或大型生物能源公司的员工,从而实现体面的生活。(顺便一提,我看不出为别人工作有什么不好。绝大多数白领是雇员,而非企业家,那么为什么要认为农村人非得照料一小块土地呢?)

并非花招。Bissio 在第一轮文章中指出,一些生物能源项目会增加空气中的碳。他说得很对——生产生物质能源涉及到复杂的过程,如果管理不善,会向大气添加甚至比化石燃料还要多的温室气体。但是,一些生物能源项目是以环境上可持续的方式进行的,这也是事实。这些都是应该得到复制的项目。如果它们得到复制,那么生物质就不会像 Bissio 所描绘的那样成为"避免化石燃料戒断症状的花招"。

作为靠生物质能减缓气候变化的替代方法,Bissio 提出了有机农业。可惜的是,一些相当大的障碍阻止了有机农业按 Bissio 设想的规模得到实践。比如说,有机食品往往比"传统"食物贵很多。不过更重要的是,有机农业生产的产量只有传统农业的 80%。这意味着,假设世界上全部实践有机农业,就必须要多增加25% 的土地用作耕地,即需要额外增加 3.75 亿公顷的耕地。这意味着更大的温室气体排放量——比 2010 年被用于生产生物能源原料的约三千万公顷的土地所产生的温室气体排放量大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