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31/2013 - 07:41

在恐惧中,暗藏的希望

Jaime Aguirre Gómez 在最后一篇"圆桌讨论"文章中,提到了我早前提出的裁军必须激起人们理性恐惧的主张。Aguirre 表示我的观点是正确的,但他还是认为没有人能在处于合理且必要的恐惧中获益。

当人类能理性地与大自然互动时,才能从中获益。德国哲学家康德在《永久和平论》一文中谈到,即使是魔鬼的民族,在他们能够正常思考的前提下,也可以通过互利的方式组织起来。

但恐惧真的可以是理性的吗?医学生理学认为恐惧是让处于危险中的个人为攻击或逃跑做准备。在许多情况下,恐惧会激起与所面临的危险相匹配的适度反应。这是理性的恐惧。在其他情况下,恐惧会挑起无关的、不相匹配的、甚至适得其反的行动。这种恐惧是非理性的——不是可以用来支持核裁军论证的恐惧。所以像"国际防止核战争医生组织"(IPPNW)(即我担任联合主席的组织)此类组织的策略就是用恐惧来激起人们对核武器的存在合理和适度的反应。IPPNW 的代表利用与医生实践预防医学的理念来唤起人们的理性恐惧。

如果一个忽视医生要求改变饮食习惯以预防糖尿病建议,之后却慢慢患上糖尿病的人,可能会最终调整自己的饮食,尽管一开始对医生的建议置之不理。虽然有点迟,但这是理性的行为。但这位患者身边的人可以借鉴他的经验,并在他们患上糖尿病之前就改变自己的饮食。医生经常看到患者把理性的恐惧转化成客观积极的行动并从中获益。在这些情况下,恐惧的目的是为寻求希望服务的。

IPPNW 同样利用恐惧传播希望,让备受崇敬的医生来引导人们了解核武器的人道主义危害性。但重要的是,这种努力不应伴有过多的夸大或哗众取宠——不能危言耸听。不然就只会引发非理性的恐惧。广岛和长崎原子弹爆炸事件的事实本身就最具说服力且有目共睹。对许多人而言,事实本身就有足够的说服力了。结论只有一个:那就是必须永远消除核武器。

有时,媒体和普通民众似乎已经对核裁军—"核战争可能消灭人类"这一中心论点感到疲乏了。但正如本次"圆桌讨论"所强调的那样,哪怕只是一次单纯的核爆炸也可能意味着一场人道主义灾难的到来。"国际防止核战争医生组织"认为,指向灾难的时钟仍在滴答作响——而且分针正在加速。

IPPNW 断定,核武器的存在对健康有害。适当的治疗方法需要与努力消除这些武器相结合。您难道不信任您的医生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