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6/2013 - 09:05

既得利益阻碍生物燃料的进展

在最后一篇"圆桌讨论"文章中,我想探讨一下生物燃料并未受到应有的广泛应用的原因。

在交通运输领域,生物燃料是将在短期内广泛可用的唯一可取代化石燃料的可再生替代能源。生物燃料可在减缓气候变化方面做出重大贡献;可通过建立新的农产品市场减轻农村的贫困情况,并帮助发展中国家实现经济和技术进步。生物燃料还可以造成竞争,从而缓和化石燃料的价格。

尽管有这些优势,生物燃料尚未达到其市场潜力。政治约束是主要原因,很多政治上的反对意见为市场现任者——即从石油获利的人——的愿望所驱使,目的是为了保护他们的经济地位。

很容易看出生物燃料为何引起化石燃料利益相关者的强烈反对。运输燃料市场巨大,并且依然在增长,但目前运输燃料仅有两种形式占有最大的市场份额——汽油和柴油。两者都产自同一种原料——石油。并且因为轿车和卡车在各国间频繁流通,燃料必须根据通用规格生产。因此,运输燃料基本上是一种可替代商品,从客户的角度看,鲜少区别。对于那些从石油获利的人而言,生物燃料可能开始取代化石燃料,肯定看起来是燃眉之急。运输燃料可能将成为像电力一样的商品——有许多来源并分布在不同国家和地区,允许自由竞争。

从化石燃料到生物燃料的过渡将产生许多赢家和一些输家。输家包括的不仅有企业和个人,还有国家。在许多这样的情况下,赢家——无论人数多么庞大——都可能保持沉默。而输家虽然可能只是少数,但将极为敢于发声。

错误的方向。欧盟委员会最近提议,对食物为基础的生物燃料占可再生运输燃料的份额(而非以纤维素为基础的燃料)设置新的上限。这项提议在欧洲议会的命运还不确定,但政治不确定性并未鼓励生物燃料方面的投资,也未能让社会利用生物燃料的优势。与此同时,联合国粮农组织最近一份报告对以甜高粱为原料的生物燃料给予了相当的关注;别人则吹捧如麻风树和藻类等原料。但是,推广这些原材料只会延续液态化石燃料的主导地位,因为这么做就转移了对甘蔗和棕榈油等真正具有竞争潜力的原料的关注。

可惜,人们对生物燃料的兴趣似乎正在下降。如今,只有美国和巴西真正在为用于交通运输的生物燃料做着显著努力(尽管其他一些国家正在做着一些较小的努力)。

生物燃料带来了一个管理全球气候变暖并同时减少贫困的极佳机会。它们很容易生产和分送;目前就可投入使用。但政治利益使得生物燃料无法获得其应得的市场渗透——即使世界迫切需要即刻减少温室气体排放的方法。使得情况更糟的是,本该投到生物燃料的关注现在正转向页岩气,另一种为潜在"输家"利益服务的化石燃料。也只能希望,对这些议题的讨论将打开人们的思路,让人们注意到生物燃料的优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