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undtable: 寻求气候公平
11/21/2013 - 06:14

理智战胜现实主义

Pablo Solón 认为,应对气候问题以及穷人的需求将需要全世界"放弃目前践行的发展,并转而关注财富再分配及实现与大自然的和谐相处。"Rolph Payet 则支持"为穷人创造机会使其能够创造自身财富——只要他们能够做到以可持续的方式进行"。尽管我同行们的观点在某些方面有分歧,但他们都共同强调了将穷人的需求放在首要地位(这一点我在本次"圆桌讨论"中已经强调过)以及探索跟当今所遵循的截然不同的发展途径。

有些人可能会说,这种观点并不实际,太过浪漫主义。但目前气候谈判中,有些人变得越来越 "现实主义",这种"现实主义"允许各国制定自愿的排放目标。这种做法似乎不太可能将全球变暖限制在 2 度以内,并且完全不可能实现《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确立的各项目标。应对气候变化所必须的现实主义态度——即实际地承认问题——往往显得不足。

根据世界气象组织报告,大气中的温室气体浓度达到创纪录的高点,且浓度保持"向上加速的趋势"。联合国环境规划署在《2013 年排放差距报告》(Emissions Gap Report 2013)中指出,"2020 年的温室气体排放量将可能达到 80 至 120 亿吨[二氧化碳],相当于超过提供"朝向 2 度或2 度以内的气温升高的合理途径的水平。诸如台风海燕等事件不时提醒我们如果气候持续变暖可能会产生的后果。但气候谈判所产生的并非针对问题的现实反应,而是"现实主义"——不过是各国不愿意承担气候变化责任的委婉用词罢了。例如《纽约时报》最近报道了分析师对于华沙 11 月气候变化谈判的意见。分析师认为最可能的结果将是"条约力道微弱,基本上只是敦促各国尽其所能减少排放量。"

现实主义者的想法、政治和决策根本上都没有充分地解决气候问题,也不能解决全球南部的发展挑战问题。因此,探索气候和发展的替代途径完全是必要的——这将是克服贫穷国家的发展赤字及消除排放差距(可以认为是人类所面临的两个最大的挑战)的唯一出路。如果替代的发展途径不切实际或显得愚蠢,要想到不受控制的气候变化可能使全世界走上截然不同且令人不快的发展道路。探索替代发展途径容易吗?当然不容易。但这些替代途径仍然值得被讨论与考虑,并引入决策者的议程之中。

英国作家 G.K. Chesterton 写道:"现实主义不过是失去了理智的浪漫主义……即它存在的理智。"随着世界各国领导人开始未来几轮气候谈判——如果他们试图公正地解决气候问题及其国内政治的紧张局势——他们最好能放弃他们的现实主义,重找回他们的理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