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06/2013 - 05:13

油老虎和柴火

在第三轮文章中,N.H. Ravindranath 写道:"所有国家,无论是发达国家还是发展中国家,都必须探索各种大规模、小规模的途径来减缓气候变化。"这并非国际社会所达成的共识。《京都议定书》对待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是不同的,要求前者减排,但为后者提供继续发展的空间。这种区别承认了,大气中从工业革命开始累积的二氧化碳导致气候变化,而发展中国家并未在二氧化碳的累积上起到显著作用。因此,这些国家的待遇与那些危害全球气候,将自身当前繁荣建立在碳排上的国家是不同的。。

气候谈判很难——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一些国家尽管在继续驾驶运动型多功能车用空调,却试图否认自己的历史责任。如果这些国家想要穷国减排,那么它们就是期望穷人放弃任何住房电气化的想法。事实上,许多穷人几乎没有足够的碳排放来烹煮食物。

因此,Ravindranath 坚持认为减缓气候变化的努力中必须包含穷人,其实是错的。不仅他所建议的方法将是无效的——毕竟穷人的碳排放本就很少——而且这会误导公众,使其误以为穷人用着低效的柴火,也要为气候问题承担一些责任。

同时,Jose R. Moreira 认为——且论述令人信服——巴西生产生物燃料从环境和经济来看都是合理的。巴西日照及可用土地充足,且人口密度低。这些条件并非很多地方所具备的。事实上,Moreira 指出,"只有美国和巴西真正在为用于交通运输的生物燃料做着显著努力"——有人可能会补充,如果不是美国大规模的生物燃料补贴,上榜的可能只有巴西一个。

但是,在 Moreira 的错误在于如此关注运输上的生物能源供给这一方面,而并未质疑当前的液体燃料消费模式。从气候方面来看,一公升燃料无论是用于一辆发展中国家的拖拉机还是发达国家的运动型多功能车,造成的影响都是一样的。从发展方面来看,两者就截然不同了。但除此之外,如果生物燃料最终促进的消费模式不适合不久的将来所必须建立的零碳经济,那么它就对气候毫无建树。

最后,Moreira 认为有机农业生产率较低,并无潜力减缓气候变化,针对这点,我想指出,有一些 Moreira 未提及的因素已远远弥补了这种生产效率上的不足。例如,有机农业不依赖于合成肥,因此可避免碳排放;它也会封存地下的碳并使土壤肥沃,增强其气候适应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