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19/2013 - 06:45

金钱与政治为问题所在

在第一轮文章中,Adnan A. Hezri 建议各国主要通过建立可持续的能源系统来解决气候变化及经济不平等问题。这将是朝着正确方向迈出的一步。但鉴于化石燃料在全球经济的普及程度,可再生能源并不能将二氧化碳排放量减少到应对气候变化威胁所要求的程度——甚至还差得很远。假设可再生能源(在得到提高效率措施的帮助下)消除了所有化石燃料为基础的发电所产生的排放,温室气体排放量也将只减少约 17% 而已。与其他一切相关的排放,从航空旅行到塑料、到滥伐森林、到畜牧,仍不会有改变——或者,生产和销售太阳能电池,风力涡轮机、节能电器等甚至会增加二氧化碳排放量。

如果各国真要实现气候科学家所建议的减排,那就必须降低消费。正是过度消费主要导致了科学家所建议的减排量与实际减排量之间的巨大缺口。为了避免气候灾难并为穷人留下足够资源,发达国家及发展中国家的富人都一样必须减少消费。

再者,过度强调消费对减排的影响可能导致过分归咎消费者而忽略了不断推动消费的更大的力量。肆无忌惮的资本主义结合不负责任的政治力量才是气候恶化的真正罪魁祸首。金钱与政治的结合导致了那些一小部分人受益,掠夺自然资源,并陷依靠自然资源为生的人于穷困的能源投资项目。消费者为这些项目买单。

任何应对气候变化的现实的解决方案都必须打破无节制的资本主义与政治之间的舒适关系。打破这种关系并不容易——并不存在现成的方法。但一系列行动可能可以做到。应采取加强民主并增加透明度及问责的措施,改革政治制度。应从根本上重新定位经济,以分散化、本地化、可持续性及公平分配财富为目标。

新的态度。同时,经济发展的概念需要重新定义(并且也许取个新名字)。真正的发展并不靠消费增加来带动;财富积累甚至不再是理想的目标。全球化导致无法忍受的不公平,鼓励资源争夺,进一步陷穷人于贫困之中,代表的是一种形式的殖民主义,而非发展手段。在任何情况下,都应推崇量力而行且与环境和谐共处的健康社群,而非认为这样的社群需要发展。如果富人吸取这些"穷困"社群的经验,那么每个人都将受益。

也需要改变对环保的态度。在第一轮文章中,Hezri 将繁荣国家的环保意识形容为欠繁荣时代"会被认为是奢侈品"的东西。他承认,在较不繁荣国家,环保积极主义通常源自贫困而非富裕——但是,任何环保可能是一种奢侈品的想法都低估了穷人的能力,剥夺了穷人的权利。这种对待环境的态度是逼迫穷人接受伴随"发展"而来的负面环境影响的部分原因。清洁的空气、干净的水等等是人类福祉的根本基础。它们并不是只有富人才买得起的奢侈品。

化石燃料补贴才是真正买不起的奢侈品。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称,全球能源补贴相当于全球政府收入的 8%(将能源使用的负面外部因素考虑在内),而且大多数能源补贴支持化石燃料。如果各国重新将货币资源投入到教育、公共卫生、环保、安全网项目,那么各国将变得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