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16/2014 - 07:43

更多民主及限制感

此次圆桌会议中提出了一些有关减少温室气体排放及应对其他环境及公平相关问题的想法,包括减少消费、挑战普遍的发展模式、确保治理以人为本以及国家能源政策转向可再生能源。Adnan A. Hezri 在第一轮文章中主要关注了最后一点。我支持这种转变——但是因为社会公平与环境可持续发展同样重要,实现可再生能源项目分散化是至关重要的。

集中的可再生能源,如风力发电场、大型水电项目以及大型太阳能装置——除了带来显著环境影响外——也固有地抵抗民主的管控。它们发的电被用于富裕城市地区或工业园区的情况太常见了,而农村的贫困人口则继续缺电。来自分散式的可再生能源的电力往往能更快更直接地为穷人所用,如果这些项目由政府和公民社会支持则尤为如此。

同时,Chuenchom Sangarasri Greacen 则主要强调减少消耗。减少整体能源需求肯定是必需的——尤其是在工业化国家,但不那么工业化国家中的富人也一样如此。可以通过提高能源使用效率来减少消耗,但还要通过减少无关紧要的能源使用,如霓虹灯广告牌和通宵照明的商店。消除如时尚产品等不必要的物品将减少消耗,同样的,改变公共交通的政策也可以减少消耗。但在实践中,这些消耗减少该如何实现?

唤起公众意识可以起到一定作用;如果人们了解当前的能源之路是自杀性的话,行为将会一定程度上发生改变。但正如 Hezri 所言,可能环保主义者需要得到更大的政治权力,才能大幅度减少消耗。只有通过行使政治权力才能使得化石燃料外差因素内部化,使这些燃料在经济上不再有利可图。需要有政治权力来征收税款或施加禁令反对奢侈消费,以及用税收来补贴分散式可再生能源选项。如果想要农村社区有能力对抗强大的城市和工业力量来保护自己的自然资源,公民的政治赋权也同样必要。但与此同时,人们不应该低估激进的分散式的运动大规模地改变事物的能力。以印度为例,就是分散式的运动——而非直接的政府接管——使得该国的《知情权法案》成真。

政治变革必须伴随着经济模式的转变:世界必须打破它对经济增长的瘾。Hezri 在第二轮文章中称,"‘经济去发展’是个阻碍社会繁荣的极端环保主义目标",这忽略了重要的一点,即人类已给地球造成了过多的压力。正使人类打破地球生态极限的活动都必须得到抑制。

抑制这些活动并不需要处处都‘去发展’。必须大幅缩减对环境影响的是"北半球"(Global North)的人以及贫穷国家的富人。与此同时,根本性的经济再分配将确保"南半球"(Global South)有创造生计和满足百姓基本需求所必需的资源。

采取类似这样的措施不会结束经济增长。相反,经济增长将变得可持续,而非毫无限制。最重要的是,世界作为一个整体将会达成"稳定状态",持续改善的民生不会依赖于不断增长的能源和原材料消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