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24/2014 - 04:55

重新设想生活

Adnan Hezri、 Ashish Kothari 和我至少都同意一点:气候变化对人类构成了巨大威胁。但是很多人,包括我自己在内,都很难面对气候科学对他们提出的要求——很难想象和拥护要充分减少温室气体排放(而全世界穷人的基本需求都仍然满足)所必须做出的经济、消费模式和政治制度的急剧改变。

为什么这样想象行不通?Hezri 第二轮文章最后一段已提出了一个根本原因。 Hezri 写道,"经济去发展是个阻碍社会繁荣的极端环保主义目标"以及"环保主义者必须接受,生活是为了活下去。"Hezri认识到,必须降低碳排放——但根据他的架构,繁荣和经济增长都是不可侵犯的。任何威胁两者的东西都构成威胁,使生活不值得过下去。

现代人类已在地球上行走了约 20 万年。仅仅是在过去 200 年左右的时间里化石燃料才开始彻底改变工业生产。值得注意的是,在这样短暂的时间内,化石燃料已跟人类生活如此紧密地交织在一起,以至于许多人很难想象没有化石燃料的生活会怎样。石油行业(正如 雪城大学教授 Matthew Huber 详述)曾提醒美国人石油产品充满了他们的生活。业界一直试图在美国塑造倾向新自由主义价值观,如私有主义、个人主义和自由选择的文化政治。石油已成为人们对有家有车、企业家的生活方式,甚至是核心家庭的愿望的物质及能源基础。如今,假设没了石油和石油经济,一个神话的美国式、自己奋斗的人不可能获得他的成功和财富。石油工业已成功将反对无限制石油消费与反对人们所珍爱的国家理想等同了起来。不幸的是,这种关于美好生活的险恶观点并不局限于美国。在发展中国家,许多属于或期望属于中产阶层的人都已接受了这种进口而来的愿景。

为了充分应对气候变化及穷人使用能源的挑战,至关重要的是要认识到,注重自私、个人进步的新自由主义的生活理想造成了许多不利条件。这包括对地球和社会的破坏、孤独、不满和拼命竞争的环境。幸运的是——正如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心理学家 Dacher Keltner 的主张——人类的爱心、善良、同情心都是天生固有。对美好生活的更为健康的愿景——强调爱、社群、团结、同情和慷慨的愿景——在人类历史上已为众多文化所珍视。这些愿景和价值观必须加以滋养,赋以活力,并必须抗衡"适者生存"这一主导视角。

当然,要实现这点,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在发展中国家和发达国家一样 ,对于很多人来说,新自由主义经济和政治上深沉的重量使他们很难重新设想对生活的态度,相应地就很难追求新的理想。正因如此,如碳税等气候解决方案,必须伴随有安全网方案,解决弱势群体需要及恐惧。

人是社会化的存在,对同情心、连接感以及对比自身更伟大事物的归属感有着深刻的向往。通过在这种向往之上采取行动,人们可以发挥自己的同情心、创造力和聪明才智。这些品质能提供所需要的一切,哪怕是在资源有限的世界里,也能为人类开辟一条更健康的道路,爱护万物,并治愈地球。只有当人们的价值观、社群和经济体与自然和谐相处时,人类才会体会到有意义的生活带来的长久的满足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