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31/2014 - 09:16

谁能主导?

人类与环境间复杂且存在问题的关系正在变得更加复杂,且更有问题。事实上,此次"圆桌讨论"开始是为了讨论如何在满足能源需求和发展目标的同时,满足公众对环境的更高期望,现在则已变成一场有关人类必须怎样重建与大自然和谐关系的更广泛的讨论。我的同行们已经探讨了一些想法,如果推行就能实现这点。但正如政策问题常见的情况一样,问题在于是如何把想法变成现实。

Chuenchom Sangarasri Greacen 一直倡导一套经济上的改革,包括本地化及再分配——并已深入研究了诸如什么是美好生活以及人们在构建经济体和社会的时候应该有什么追求等问题。Greacen 的想法极为吻合一个被称为社会及团结经济(social and solidarity economy)的新兴运动。联合国社会发展研究所将社会与团结经济定义为由"如合作社、妇女自助团体、社会企业,以及具有明确社会和经济目标,并包含各种形式的合作与团结的非正式工人协会等组织"组成。运动中所内含的是对资本主义重视无休止积累的批判,以及对可以支撑替代形式的发展之价值观的寻找。

同时,Ashish Kothari 也强调了地球的生态极限,以及人类过度的经济活动将打破这些极限的危险。他的处方是有选择的经济"去发展"(de-growth):对于 Kothari 而言,"北半球"(Global North)的人以及"南半球"(Global South)的富人"必须大幅缩减对环境的影响,选择可持续的生活方式"。穷人的基本需求可以通过经济再分配得到部分满足。这在很大程度上是绿色经济模式,强调低碳、资源有效利用,以及社会包容性的发展,自全球金融危机发生后吸引了越来越多的关注。

Greacen 及 Kothari 提出了渐进式的愿景,能否实现受政治现实情况的约束。任何对市场、制度、规章、规范和决策程序的重大重组,例如实现我同行们的愿景所必须的重组,都需要民众授权。目前还没有这样的授权。更具体地说,触及能源的变动总是很难制定,因为能源并非普通的政策领域。相反,它是经济的命脉。日本、澳大利亚和加拿大等国家不仅没有拥护 Greacen 和 Kothari 倡导的彻底的渐进式的变动,甚至还在排放承诺上走回头路。大多数发达国家的民众对于气候变化怀着矛盾心理,认为与其生活距离遥远,而政府的政策也反映了这种矛盾心理。

这个世界迫切需要的是一个蓬勃发展的绿色政治的真实模式。但谁又能创造这样的模式呢?谁可以为实现地球的可持续发展来提供必须的领袖力呢?

希望寄托于知情的肯参与的公民身上。唯他们拥有改革资本主义的力量;唯他们能拥护生态可持续发展所必须的变革性的变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