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13/2014 - 07:24

中东地区需要安理会的干预

自去年八月巴沙尔·阿萨德对古塔地区的叙利亚本国民众发起残忍袭击后,反对化学武器的浪潮便开始在中东地区兴起。目睹了儿童丧生于化武之下的惨状,该地区人民清楚地认识到了化学武器灭绝人性的本质。

叙利亚政府已承诺交出化学武器,在中东地区成立无化武区的时机似乎已经成熟。然而,这一工作仍然面临着重大阻碍,且中东在建立集体安全机制方面向来缺乏成功经验。我认为,现在需要的是发起一项由联合国支持的禁止化武倡议。

在第一轮讨论中,我指出了建立无化武区的各项益处——可以保护平民、有助于地区安全,还可充分延续西方国家近期与叙伊两国达成协议这一良好的外交形势。同时我也列举了这项工作面临的障碍——主要是以色列与埃及很可能缺乏建设无化武区的动力。

Emily Landau对我的最后一个观点持不同意见,她提出:"只要禁止化武的谈判是在地区安全进程这一大背景下开展的,以色列参与其中就绝非异想天开"。然而,即便Landau的观点是正确的,她的设想若要实现,中东仍需建立一个前所未有的地区安全进程。

对于该地区各国能否自行启动这一进程,我并不抱乐观期望。然而,如果联合国安理会能出面组织一场旨在禁止中东地区化武的国际会议,那些态度犹豫的国家将由于承受巨大的压力而不得不参与进来。如果联合国高调发起在该地区禁止这类恐怖武器的进程,没有国家会愿意被视作这项进程的"绊脚石",即便是埃及或以色列也不例外。不得不承认的是,之前国际社会也曾试图在该地区禁止一切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却以失败告终(或者说目前看来已濒临失败边缘)。但是,至少从理论上看,禁止化武比禁止一切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难度要低得多;中东地区的政局瞬息万变,前景难以预料;只要通过国际努力消除化学武器有任何成功的希望,国际社会就有责任一试。

数十年来,中东地区已经历太多战乱与苦难。如今,随着阿拉伯之春的落幕,该地区又陷入了稳定危机。与革命兴起之初相比,埃及政治的紧张局势似乎并没有多少缓和的迹象。叙利亚内战不仅在国内烽烟正浓,甚至有蔓延至黎巴嫩及伊拉克等国之势。该地区全面陷入混乱并非不可能发生。发起禁止化武的国际倡议一旦成功,不仅能消除这类灭绝人性的武器,也能帮助这一动荡不安的地区建立起稳定机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