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21/2014 - 04:41

从对话中看到希望——中东亦非例外

去年八月发生在大马士革近郊的化武袭击是叙利亚内战中最黑暗的时刻之一。然而,化武之下丧生的人数仅仅是整个叙利亚冲突的冰山一角。在战争中——包括内战,施加暴力的残酷方式可以有很多。在叙利亚,直升机空投的土制"油桶炸弹"就夺走了数千人的生命。近期,几位曾任战争罪检察官的人士发布报告,列举了阿萨德政权对大批在押人员施以酷刑并杀害数千人的确凿罪证。联合国最新发布的报告也探讨了叙利亚儿童受虐、致残及遭受性侵的状况。叙利亚安全局势的崩塌是灾难性的,但导致这一切的并不是化学武器。若想改善叙利亚安全局势,人们需要将目光投向敌对与冲突背后的根本原因:不仅在叙利亚,在整个中东地区——不论各国内部还是各国之间——我们都应采取这样的思路。

不过,中东地区或许能以化学武器为突破口,启动一系列亟待开展的安全议题对话。化学武器已被国际社会归入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之列,几乎成为各方一致谴责的对象。这一国际广泛共识——以及利用该议题开启地区对话的机遇——正是呼吁探讨中东建立无化武区事宜的原因之一。

对中东无化武区的探讨只有在叙利亚充分履行近期做出的消除化武承诺后才能启动——然而令人失望的是,叙利亚似乎仍在拖延。有报告显示,在2月10日一批化学武器运离叙利亚之前,叙政府实际交出的化武不足其承诺在2013年底前交出数量的5%。诚然,阿萨德政权在危险化学品的收集和运输上面临一定挑战——内战局势与冬季气候都给相关工作造成了障碍;但是,据监督叙化武销毁事宜的联合工作组称,该国并不缺乏所需的设施与资源。联合国已经对叙利亚的拖延表示不满;禁止化学武器组织也表达了对此的担忧;联合国安理会则呼吁叙利亚加快相关进程。与此同时,美国国家情报总监James Clapper也于一月底发出警告,称叙利亚或拥有生产致命性生物制剂并利用现有常规武器系统进行携带投放的能力。但不论如何,若叙利亚能最终在最后期限,也就是六月之前消除所有化学武器,推进无化武区的建立就将成为可能。

共识。Radwan Ziadeh在第二轮文章中提出,该地区各方很可能无法自行启动建立无化武区进程,对此我也有同感。然而,Ziadeh的建议是由联合国带头推进无化武区建设,但我却认为这项工作应由美、俄、乃至欧盟成员国来主导。上述国家不论是各自还是作为整体都在中东地区拥有强大的影响力,我相信它们比联合国更有希望说服该地区的盟友参与到这项进程中来。

Ziadeh和我都认为:鉴于在化武问题上的协商符合该地区各方的共同利益,可以以此为出发点,逐步就一系列更广泛的地区安全议题展开协商;我们也都认为:化武协商有助于为该地区建立起持久的安全稳定机制。总之,本次讨论揭示出了一些可以说是出人意料的共识,强调了任何形式的对话都是重要并有可能取得良好成效的,也令我感到该地区各项问题是有希望朝着解决的方向推进的。

中东各国对于地区安全问题都有各自长期坚持的立场。然而,坚守这些传统立场始终无助于解决该地区面临的问题。中东地区必须设法突破当前的安全僵局;而排除一切障碍,探讨并建立无化武区或将为此提供一个切入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