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19/2014 - 09:05

担忧的充分理由

福岛第一核电站事故发生后,许多观察家预计,寻求建立核电部门或扩张现有核电部门的国家会提出这个高于一切的问题:核能有多安全?然而许多发展中国家依旧宣称核能是解除其能源困境的方法,并将福岛事故判定为一场怪异的、由海啸引起的灾难。几个发展中国家——包括巴基斯坦、印度、孟加拉国和伊朗——正朝着安装新反应堆的方向昂首向前。

我的祖国巴基斯坦能源压力沉重。每天都会停电。电力骚乱已使政府感到统治受动摇。所以伊斯兰堡得到中国 65 亿美元软贷款的提振后,刚刚与中国核工业集团公司签署了合约,以每个反应堆 48 亿美元的价格购入了两个 1,100 兆瓦的反应堆。这两个反应堆预定将在卡拉奇邻近地区运营,卡拉奇这个城市大约有 2,350 万人口。

巴基斯坦将购买的反应堆类型为 ACP-1000,是个从未被安装甚至被检验过的新设计,但巴基斯坦原子能委员会有信心卡拉奇没有危险。尽管巴基斯坦政府深深信任中国的核技术,一些中国人则不那么乐观。中国核工业集团公司的一位前副总裁最近说了以下内容,引述如下:"我们的国家领导人高度重视[核安全],但执行项目的公司的理解似乎不在同一水平上。"

未经检验的反应堆设计绝非担心巴基斯坦反应堆安全的唯一原因。另一个担忧是针对反应堆的恐怖袭击——即便官员认为可能性不高,但这依旧是个显著的顾虑。宗教恐怖分子已成功袭击了很多巴基斯坦戒备森严的军事机构,包括军队总司令部、迈赫兰海军基地及卡姆拉空军基地。我们没理由相信核反应堆将刀枪不入。

另一个令人担忧的可能问题是操作失误,尽管官员也驳回了这一顾虑。在核电厂,工厂外的人根本没有办法知道工厂内的不良实践。事实上,切尔诺贝利灾难就是反应堆操作员轻率操作导致的,这突出了核电厂在面对不良决断时的脆弱性。在中国设计、巴基斯坦操作的反应堆,这些问题可能会被加剧,因为操作员并不熟谙设计和软件问题,假设是本国的反应堆就不太可能会出现这种情况。

另一个值得关注的问题是巴基斯坦工业事故的普遍。尽管巴基斯坦并无一场事故的规模可与 1984 年联合碳化物公司在印度博帕尔的工厂燃气泄漏相提并论,但是工业事故发生频繁——部分因为忽视安全标准的个人很少受到惩罚。消防等灾难应急能力非常有限,道路经常堵塞也妨碍了应急工作的移动。

即使把所有这些都考虑在内,发生严重事故的概率仍然较低。但是,假设发生了这样的事故,怎么办?国家机器的应急工作能做到多好?就这点而论,担心的理由就很充分。

政府过去的灾难应急工作一直很糟糕。2010 年洪水爆发,淹没了巴基斯坦的五分之一,总统及总理的表现却明显缺乏紧迫感。国家灾害管理局动作缓慢。洪水下游的人们未能受到他们需要的警告。巴基斯坦无处不在的武装圣战组织在许多地方取代了国家的作用,2005 年地震发生后也是如此。

这一切对巴基斯坦都是不利的预兆,如果卡拉奇附近的核反应堆发生严重事故,强制疏散,情况将非常混乱,非常不同于日本对福岛地区有纪律的疏散。巴基斯坦贫富分化尖锐,所以大肆抢劫是可能的。因此,许多人会拒绝撤离,宁愿等待危险过去。应急和执法人员往往缺乏训练,主观意愿不强,可能从现场消失。巴基斯坦也遭受深刻的种族和宗教紧张局势,并且即使少数群体的成员的确得到了帮助,他们在疏散时获得的帮助很可能会比别人少(洪灾时便是如此)。

巴基斯坦公众几乎没有任何对核辐射危害的意识。电视台报告政治和技术事件时随意传播未经证实的传言,因此核灾难时,消息片面的意见可能会广为传播,造成自满或恐慌。总而言之,对安全问题的意识较低是巴基斯坦文化中的一个元素。巴基斯坦人往往能接受高风险,并很满足地信任他们的保护者上帝。核灾难时疏散卡拉奇的场景,想象起来就觉得很可怕。

不透明和诡秘。反对巴基斯坦采用核电,并非否认该国所面临的根深蒂固、多层面的电力挑战的严峻程度。首先,尽管巴基斯坦 2000 万千瓦的装机容量原则上足够满足约 1700 万千瓦的每日平均电力需求,但实际发电量平均仅为 1430 万千瓦。这是因为一个被称为"循环债务"(circular debt)的财政管理问题,约 30% 的现有发电能力未被使用。更糟的是,巴基斯坦的配电系统泄漏且广泛遭到盗电,这些问题可以惊人地吞掉 25% 到 30%的总发电量。

即使能够解决这些问题,巴基斯坦也将需要依靠从化石燃料到水电、太阳能、风能等可再生能源的广泛能源,以满足其未来的需求——但目前,风电装机容量只有 50 兆瓦,不足该国"风走廊"预计潜能的千分之一。核能并不能立竿见影地解决这些挑战,但政府的行为显得核能可以做到这点似的。

巴基斯坦公民对工厂位置、安全及核废料处置等核议题很少或没有投入意见。这部分因为在一个头条新闻每天关注恐怖主义和其他各种危机的国家,公民很少有时间或闲心来形成及阐明对核议题的立场。但这也是因为所有巴基斯坦的核项目,无论是民用还是军用,都是高度不透明的。当局声称为了国家安全,严格控制所有的核监管机制,且几乎未给公民参与留下空间。不隶属于巴基斯坦原子能委员会或巴基斯坦核管理局的个人被禁止靠近任何核设施来监视辐射水平。提出有关核电厂安全问题的人有时被贴上外国势力代理人的标签。而去年官员审批卡拉奇核电厂规划所必须的一份环境影响评估报告时,过程极为偷偷摸摸,竟然没有举行公众听证会。

并无公开的政府研究显示核反应堆是解决巴基斯坦能源问题的最佳或成本最低的方案,采用核能的说服力远远不够。但攸关数以十亿计的美元,商业利益正在积极推动这些反应堆的销售。由于对其后果的恐惧,卡拉奇安全问题被搁置一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