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31/2014 - 04:01

阴谋意识和核大男子主义

我第一轮的文章在评论栏里吸引了不少明显是精心写成的批评意见。可悲的是,评论者并未有效地回应围绕未经检验的中国核反应堆将被安装在靠近我家乡卡拉奇的地方所产生的安全问题。相反,他们体现了随处可见的核民族主义者心态,特别是巴基斯坦和印度等国家的核官员。

对核民族主义者而言,将关心核电站安全问题的人丑化为外国势力和非政府组织的代理人,是相当常见的。甚至印度总理曼莫汉·辛格——我认为此人其他方面均属得体——最近对库丹库拉姆核电站的示威者大发雷霆,并把他们的反对定性为受到美国非政府组织的影响。(辛格把美国的反核情绪归咎于谁呢——共产党?)同时,称为"同盟家族"(Sangh Parivar)的右翼印度教运动看出了库单库拉姆活动背后的基督教传教之手

所有这些阴谋主义的废话损害了发展中国家核电的严肃讨论。是的,更多的能源被迫切地需求着。但可不可以把核灾难的风险控制在可接受的小程度内?并且,如何定义"可接受"?不存在单一的答案,我也不会假装提供这样的答案。但可以肯定的是,人们可以学着合理地辩论一个重要问题,而不把卑鄙的动机归咎于那些异议者。

每一个存在或正在发展核电技术的国家都普遍对这技术存有顾虑。在一些发展中国家,这些顾虑正在对政策产生影响。我们从"圆桌讨论"作者 Yun Zhou 那里了解到,即使是渴求能源的中国,在福岛事故之后对核电也不再那么热切。中国政府目前预计,截至 2020 年核电装机容量将达到 5800 万千瓦,而非早先拟定的 8000 万千瓦,并且也提高了设计要求。即使在通常不容忍异议的国家,公众对核电的环境负面后果的恐惧也产生了一些影响。我们从 Sulfikar Amir 处了解到印度尼西亚已缩小了它的核雄心——目前将要建造两个反应堆,而非几年前计划的四个反应堆。这源于公众对政府确保公众安全能力的质疑及政府在自然灾害发生后糟糕的减灾表现。

但是,巴基斯坦和印度这两个灾害管理记录糟糕透顶的国家却对福岛事故不屑一顾。巴基斯坦原子能委员会刚刚宣布,在中国的帮助和资助下,计划在一段未明确时长的(较短的)时间里,增加核电装机容量,从目前的 700 兆瓦提高到惊人的 400 万千瓦。印度计划到 2020 年将核电装机容量从目前的约 600 万千瓦提高至 2000 万千瓦。

印度和巴基斯坦为何逆流而行?部分原因在于经济——但更多在于核大男子主义。两国的核能机构都资金雄厚,也拥有庞大且不断增长的核武器计划。"所有与核相关的东西——无论是核弹或是核电——都是国家气概、成功和进步的标志"这种信念驱动着核电的大规模快速扩张。但这种错误信念意味着替代能源的发展只能靠后了。

印度才刚刚开始探索其丰富的风能和太阳能潜力的皮毛——到目前为止结果都不错。新能源及可再生能源部的报告指出,该国可再生能源并网发电的装机容量约为 3000 万千瓦(包括风能、太阳能和其他几个类别)。虽然可再生能源的利用率远低于其潜力,它们在印度的发电量已经超过了核电。遗憾的是,巴基斯坦还没怎么开始开发风能和太阳能的潜力——正如我在第一轮文章中所说,当前安装的风力发电机总容量仅为 50 兆瓦,跟该国"风走廊" 5000 万千瓦的潜在发电量相比,这实在是微不足道。

核能的迅速发展吸走了发展中国家本可以更有效利用的稀少的资本及专家。例如,风力涡轮机和太阳能发电厂——不像极为复杂的进口全部包建的核电站——是可以当地制造的,对国家经济提供了重要的刺激。但是,当核能与国家安全战略混为一谈时,给替代能源应有的重视就很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