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07/2014 - 05:41

建立公众接受度

Sulfikar Amir 在第一轮文章中,提出了一个相当典型情况的极端例子——即民主国家的民众否决了政府的核能计划。

在任何民主国家,包括诸如 Sulfikar 的祖国印度尼西亚在内的新兴民主国家,在推进核项目前必须克服的第一个挑战就是公众的接受度;必须考虑民意,也必须提供公众参与决策的机会。在政府封闭且集权的国家,公众一般都被排除在决策过程之外。但是从长远来看,没有一个国家能避免在核能这一问题上,跟舆论抗衡的情况。即使是在封闭的政治体系中,可持续的核能发展计划仍旧需要强有力的持久的公众支持。

在包括中国和巴基斯坦在内的许多拥有核能部门的国家,政府并未充分告知公众发展核能所涉及的问题。因而有关核能,特别是核安全的公众认识程度是相当低的。在这种情况下,公众会在一段时间内简单地接受核技术,把它当作理所当然的东西。但是,情况不可能永远如此。

这就是为什么核电的发展应该与公众的沟通平行推进。各国政府应提供全国性的教育项目;应允许公众参与选址和许可过程;应对有关事故和核安全的担忧作出积极回应。说到底,任何公众对核电接受度的显著下降,都可能危及反应堆和燃料循环设施的发展目标。

并不新奇。我很欣赏 Pervez Hoodbhoy 在文章中提到的巴基斯坦核能扩张计划——但我并不甚认同他对巴基斯坦将从中国进口的 ACP-1000 反应堆的担忧。事实上,我觉得在这一点上他是多虑了。他称 ACP-1000 为"从未被安装甚至被检验过的新设计"。但 ACP-1000 源自法国的 M310 设计,并借鉴了美国设计的 AP-1000 的被动式安全特性。我不认为 ACP-1000 是某种新奇的、凭借前所未有或未经测试的新设计理念为特色的设计。相反,它是成熟设计的升级版。

无论如何,Hoodbhoy 提出了一些有关巴基斯坦等新兴核国家核安全与核安保的正当顾虑——而且我认为,我在第一轮文章中有关建立健全的核安全监管体系的讨论,是相当适用于巴基斯坦的。再者,Hoodbhoy 对巴基斯坦核安全的讨论也与中国有关。最近在中国出现的意图分裂的恐怖主义事件导致人们日益担忧某些方面发生核破坏活动——但是,包括中国在内的各新兴核国家的政府都可能低估了核恐怖主义的风险。随着更多发电厂的建立,更多乏燃料的运输,核破坏活动的风险也增加了,因此各国政府和核工业必须承认核恐怖主义的可能性并采取明智的防范措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