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04/2014 - 05:45

聚焦南美

取决于你是谁、住在哪,与新兴病原体的斗争可以非常不同的形式出现。在本次"圆桌讨论"中,非洲控制新兴病原体的努力得到了很多关注,而我自己的地区南美洲得到的关注较少。所以我想在最后一篇文章中谈谈南美洲的情况。

从新兴病原体的角度来看,南美洲和非洲之间的主要区别在于,当西班牙和葡萄牙在 16 世纪开始征服南美洲时,他们与当地居民进行了很大程度的融合。他们不仅仅走遍了沿岸地区,还到达了大部分内陆地区。他们实行了自己的宗教和法律制度;建立了新的人口中心。这也意味着,他们带来了危及土著人口的新疾病。但欧洲人与当地人口的通婚也带来了对许多病原体的免疫力。

如今在南美洲,人们由于想要工作、学习或出于家庭考虑而迁移,不同人口间继续高速融合。南美洲人从一处换到另一处时,通常不会携带自己的病例——但却会携带病原体或沿途遇到新的病媒介。他们在新地方安顿下来后,通常会在自己的医疗卫生或食物准备等方面表现出从老家带来的行为习惯。病原体能在这种条件下迅速发展,登革热和黄热病等疾病在一系列南美洲国家都很流行。同时,南美人口的流动性使得开展疾病监测、确定疾病的流行状况或协调各国间政策变得非常复杂。

不过,南美洲的卫生系统还是有许多优势的。优势包括训练有素的医生和科学家以及良好的基础设施,如高品质的实验室和传染病医院。 (遗憾的是,这些资源往往集中在大城市; 小城镇和农村地区的医疗资源相对而言比较欠缺。)南美洲的优势也包括区域性组织,如南美洲国家联盟(Unasur),该组织提供了讨论医疗卫生挑战与制定对策的平台。优势还包括一段共同的区域历史和一套共同的价值观,这些因素使得跨国界的合作变得相对容易。

尽管如此,在遏制新兴病原体方面,南美能做得比现在更好。然而,该地区持续跟亟待解决的问题(如贫困和社会不平等)做斗争,政府对公共卫生投入的重视和资源都不够。从长远来看,南美洲需要的是一套通用、系统的方法来对抗新兴病原体。南美洲的卫生系统的一些元素运作得很好,但各个部分之间的协作并未达到最优。

世界上每个地区都是独一无二的, 每一套卫生系统也是独一无二的。如今,随着城市化和国际旅游增加等向对抗新兴病原体提出了新的挑战,了解每个区域的过去和现在是至关重要的。医疗卫生的未来仰仗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