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首先使用核武:向和平迈近的一步

By Ta Minh Tuan: CH, November 11, 2016

大多数核武国尚未采用不首先使用核武的政策。让所有国家都采取不首先使用核武的政策似乎是不可能的。那么华盛顿为何应当放弃其首先使用核武的权利呢?

以上是本人圆桌讨论同事雷蒙德·何塞·G·基洛浦在第二轮文章中提出的主要论点。本人则想对其提出反问:假使在整个核武时代,核武国总是为了自身安全而不断研发核武器,无视国际社会对削减核风险的呼吁,那么又怎么可能缔结诸如《不扩散核武器条约》(NPT)、《全面禁止核试验条约》(其实尚未生效)、《第一阶段削减战略武器条约》和《第二阶段削减战略武器条约》等协议呢?倘若没有这些条约,过去30年以来全球核武库存的显著削减就永远不会发生。

核武器巨大的毁灭性决定了务必要有一国带头迈出第一步。NPT等条约的签约国之所以会签约,是因为它们相信其他国家为了国际和平也会签约。多年来,这种态度被证明是有益的。

诚然,朝鲜、以色列和巴基斯坦等国拒绝加入(或已退出)一些最重要的条约。但是倘若华盛顿、北京和莫斯科以前述国家不受NPT约束为由而不兑现各自的国际核承诺,后果将会如何?华盛顿、北京和莫斯科应当等到所有国家都接受NPT以后才对自身的核活动实施限制吗?假使它们真的如此坐等,后果又将会如何?事实上,这些大国在力争实现不扩散以及对核武库的限制方面发挥了重大作用。假使这些国家采取的仅是坐等与观望的态度,那么关于核武的主要协议就根本不会成为现实。

那么华盛顿为何在通过不首先使用核武的政策之前必须先等其他核武国宣布通过该政策呢?假使作为超级大国的美国宣布其将通过不首先使用核武的政策,就必将提升美国的威望并为其他核武国树立好的榜样。支持美国保持核政策的模糊性即意味着接受“先有鸡还是先有蛋”的现状。

张旭成认为假如美国放弃其首先使用核武的权利,东京和首尔则“很可能会制造本土的核武器。”但是包括东亚和东南亚在内的国际安全体系并不是以核武国实施第一次核打击的意愿为基础的,甚至也不以核武器的使用为基础。其基础其实在于对各国承诺和国际法的尊重与执行。此外,华盛顿的延伸核威慑政策仅仅意味着美国将在必要情况下为保护其盟国而使用核武器。延伸威慑有时或许会隐含首先使用核武的意思,但是却绝不能保证对核武的首先使用。对核武的首先使用并非延伸威慑的必要条件,本人也不认为日韩等美国盟国会执意要求其成为延伸威慑的必要条件。无论美国是否会通过首先使用核武的政策,都丝毫不会影响华盛顿对其盟国的安全承诺。日本和韩国的决策者们并不会像张旭成所说的那样将美国不首先使用核武的政策视为“美国可能会放弃其核保障的迹象。”不应当把延伸威慑与保留首先使用核武的可能性混为一谈,因为这样做会产生误导性的结论。同理,本人认为不首先使用核武的政策、亚洲的领土争端以及张旭成所谓的中国“在南中国海和东中国海日益好斗的行为”三者之间不存在任何实在的关联。

美国不首先使用核武的政策并不会终结核武所造成的严峻威胁,但却绝对会是一项重大信心建立举措以及向一个更为和平的世界迈近的一步。



Topics: Nuclear Weapons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