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核裁军共存的核威慑

By Polina Sinovets: CH, July 8, 2014

在其第三篇"圆桌讨论"文章中,我的同行 Salma Malik 表示,她希望"随着越来越多的女性在核武器政策方面获得影响力,世界将学会完全’忘记’核武器。"对 Malik 而言,"忘记"核武器是指实现全面彻底的核裁军。但在另一种意义上,"忘记"核武器则是完全错误的做法。

七岁的时候,老师跟我们全班谈起了核武器。她说,美国创造了一个非常厉害的核炸弹,并且计划在第二天对苏联——自然也包含我们全班学生——使用这个炸弹。"不过不用担心,"老师说,"苏联也有同样的武器,美国一用,苏联就会同时使用。这样的话整个世界都将被毁灭。"

第一次听说核武器的这段经历使我相信世界次日就会毁灭。即使是我现在想到核武器,依旧会感受到跟当时相同的恐惧。我的老师把一群易受影响的孩子吓得那么厉害,可能做得不对,但我仍然相信,对核武器的正确反应就该是根深蒂固的恐惧。

我也相信,核武器通过激发深刻的恐惧而防止战争,因此对人类做出了巨大的贡献。

1988 年,撒切尔夫人(Margaret Thatcher)与苏联外交部发言人格拉西莫夫(Gennady Gerasimov)就核武器进行了一场电视转播的意见交流。在提到撒切尔夫人对欧洲裁军问题的怀疑态度时,格拉西莫夫说:"您不相信无核世界。因此,我们的任务便是要让您皈依我们的信仰。"几小时后在另一个节目上,撒切尔夫人回应说:"我希望的是无战的欧洲。我不相信无核的欧洲将会是无战的欧洲。……核武器使西欧维持了 40 年的和平。"

这场交流已经是超过 25 年前的事了,但我相信,现在跟撒切尔夫人那时一样,核武器都使人类免于发生我毁灭的世界战争。尽管如此,核威慑是件非常微妙的事情——而且,如果维持核威慑的责任仅落于 Carol Cohn 在《国策知识分子的理性世界的性与死亡》中所描述的男性身上,那么它注定会崩溃,带来致命的后果。事实上,对待核威慑时,必须怀有 Cohn 称为核战"情感余波"(emotional fallout)的敬畏之情。它必须考虑到妇女们的"女性"看法,如英国首写字母协会(Acronym Institute)的 Rebecca Johnson一直提醒着世界核爆炸将会带来的致命后果。她用人命来描述核战——例如据报道,仅英国"三叉戟"潜艇之一对莫斯科开火,540 万人便会在几个月内死亡。她致力于确保核武器造成民众的恐惧——就如同幼年时的我对它感到恐惧一样。至于 Cohn 描述的"讨论导弹大小的打着领带的白人男性"?他们一定也感受到了这恐惧,也共同承担着对它的责任。

核威慑的作用是防止大规模战争。如果对待威慑时怀着对核战代价的女性敏感,并且如果与此同时核武库显著减少,那么就可以无限制地实现核威慑的作用。恐惧,不容忘记。



Topics: Nuclear Weapons

 

Share: